抱住我巫就不撒手的露克

欧美圈,墙头太多爬不过来,具体的看文章吧。

【盾冬】从你的名字开始 (暮光之城au)


从你的名字开始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慢热预警!(和艾露聊天的时候发现这个问题,不得不预警了,因为我个人写恋爱文比较喜欢循序渐进,然后在文中埋进大量细节暗示。一见钟情二见初吻三见滚床单在我这里是不可能的,所以期待这种发展的朋友们最好及早退出。)



之前说七月份再回来更新,但是正好今天有空就更了。我还有两科就考完了(祝我好运吧!),然后是二十天加课,那时我就有时间慢慢写了。




第十一章

该死的生物课,该死的温室参观,该死的堆肥。

巴基慢吞吞挪着步子走下大巴,一反常态地意志消沉。他跟在山姆边上,尽可能把整个人缩在兜帽里,不去看从刚停稳的另一辆大巴上走下的那群人。但尽管他拼尽全力盯着地面,从那边传来的轻快交谈和嬉笑打闹的声音还是传了过来。巴基悄悄竖着耳朵分辨对方究竟来了几个,这样他就不用冒着目光对视的风险抬头,更不用因为一看见某人就当众失态。

“看啊,复仇者们!真稀奇!我以为他们一向不参加这种集体活动的。”山姆碰了碰他的手臂,声音大得让巴基恨不得钻到地下。“二……四……哦天,他们全来了!还有史蒂夫·罗杰斯——他可跟你交情不少,是不是?”

该死的史蒂夫·罗杰斯。

巴基赶在山姆大声问出“詹姆斯你低着头怎么不说话?”这种蠢问题之前强行把他扯进温室。

他还没想清楚该如何面对史蒂夫,在发生了那么多事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走向就像康尼岛过山车一样难以控制,还是脱轨的那种。他想改变这种局面,他甚至想主动示好,但不是为什么这个念头只要一往外冒他就想起史蒂夫面无表情的脸,那双蓝眼睛中的冰冷足以溶解他的全部勇气。或许他根本不愿意接受和解,巴基有些泄气地猜测,我真傻,竟然妄想和他搞好关系——少或多一个巴恩斯对于史蒂夫·罗杰斯这样耀眼的人来说无足轻重,真的,无足轻重。

他跟着大部队漫不经心地走着,心里一片混乱。刚刚走到两排水培植物架子中间时他瞥见娜塔莎他们往另外一个方向去了,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忽略了心底那点失落。砖石铺成的路崎岖不平,巴基满腹心事,脚下磕磕绊绊,好几次差点撞到前面人的后脑。他努力把注意集中在脚下、或是两侧那些绿油油的蕨类植物上,想要分辨出他们的科属,但最终心思总会转回一个叫“史蒂夫”的金发混球身上。

他——那辆车,他是怎么做到的?还有,他当时是一路抱着我跑回家的?那天他肯定看见我的手臂了。还有班纳……如果他问起来我该怎么跟他解释?如果我们开始说话,我要先道歉吗?还是等他开口再说?他会主动跟我说话吗?要不要我主动过去找他?可是——

巴基一脚踩空,歪歪斜斜向前栽倒。他下意识伸手想扶住什么保持平衡,但两边的架子看起来比他还容易翻倒。巴基犹豫了片刻,下一瞬,他直直朝着前面人的后脑勺去了。偏偏他前头那位还嫌不够事大一侧身,正好露出他们前面的东西:一大桶肥料茶。

我完了,彻底完了。

巴基紧紧闭上眼睛,心中满是自己顶着一脑袋肥料的蠢样。

紧接着有人从后面拽住了他的胳膊猛地把他往相反的方向拉,他在和那桶肥料亲密接触的前一秒停住了,接着开始向相反方向倒、头直接撞在某个坚硬的东西上。疼得巴基泪都快下来了。

一个声音从他头顶响起:“你就不能好好走路?”

巴基揉着头转身看过去——哦,太好了,是史蒂夫·罗杰斯,又一次在他人生中某个万分危急的时刻从天而降、解救巴恩斯于水火之中。

好个屁。

此时他们的姿势不比车祸那天更暧昧:他整个人都贴在史蒂夫怀里,对方还死死握着他的一只手不放。刚刚的动静让一些学生往这边看,似乎有一两个还吹起口哨。巴基急急忙忙后退想要挣脱,但是——

他脚下一别,又要往下摔。史蒂夫手疾眼快一把揽住他的腰,把他往自己这边拽——再好不过——现在他们跟两个跳探戈的人一样贴在一起,胸膛相抵,鼻尖相对,只差一首舞曲就更完美了。

他们就这样相互对视,谁也没有要打破气氛的意思——直到史蒂夫猛地别开视线。

“对不起。”巴基小声咕哝一句,有点恼火地拉开距离。刚刚他表现得像个被罗杰斯迷住无法自拔的傻子。

“你下次最好稍微看着点路。”史蒂夫平静地说,看起来丝毫不受影响。

巴基看着对方公事公办的态度只想翻白眼,他转过身继续跟上队伍。“你又开始跟我说话了。”

“我从未对你置之不理,巴基。”史蒂夫说,轻轻叹了口气,“前两天我对你的态度很过分,我道歉。我当时……有点失控,原谅我,拜托。”

巴基“嗯”了一声。

“所以你想聊聊吗?关于那天的事?”

“可以。”史蒂夫谨慎地说,“事实上是这样的,我有肾上腺素皮质增生症,你可以谷歌一下它的症状。”

这话的敷衍意味太明显了。巴基忍不住背过身翻了个白眼。他是真把自己当超人还是以为我傻到会相信?他承认他对真相比自己表面上看起来要更加在意——毕竟在史蒂夫主动跟他说话时,他真的相信这是史蒂夫准备和坦白一切的信号。

“听着,”巴基转过身,满心失望,以及因为与此事作对而感到身心俱疲。“你不用非要找些借口敷衍我。如果你认为我不值得成为可以坦诚相待的朋友,并因此坚持不说,我理解,好吗?”

史蒂夫深深皱起眉,“什么意思?”他看起来像是被激怒了,双唇抿成一条直线,下巴紧绷。

巴基不明白自己哪句话冒犯到了他使他露出这种表情。

“意思就是说,你要是觉得咱们谈不上是彼此的朋友,或者,更干脆一点——”巴基自己越说越急,话里的讽刺不加掩饰。“——你要是真这么讨厌我就直说!不用每次非得露出那种表情看人!我保证离你远远的行吗?”

史蒂夫愣住了,他脸上的每一寸肌肉都慢慢放松下来,紧锁的眉头松开了,看起来甚至有点迷惑。

“你觉得我……讨厌你?”

“对!”巴基只觉得自己从开学到现在对他的满腔怒火终于找到了发泄点,他用仅存的最后理智往前走了几步,拐进一个没人的死角,史蒂夫紧随其后。“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反正是不会在对什么人表现出明显厌恶之后还凑过去假装跟他交好!”

“我讨厌你!”史蒂夫大声说,声音急切,“抱歉,也许我做了什么让你误会,但是我发誓我对你没有任何一点偏见!”

“你对我有所隐瞒,并且还试图敷衍!”巴基控诉道,“而且从我第一天转到神盾开始,你就对我抱有明显的敌意!还需要我跟你解释‘抱有敌意’是什么意思吗?”

史蒂夫看起来有些为难,“巴基,我只是——”

巴基看着他,似乎在等待一个回答。但最终史蒂夫让他失望了:金发的大个子犹豫不决,以沉默代替未说完的话。

集合的哨声响起,打断了他们之间“氛围激烈”的交谈。巴基闪身出去,头也不回地跑了。他故意把步子迈得飞快,好像再在史蒂夫·混球·罗杰斯身边呆上一秒他就会爆炸。

“嘿!”山姆在大巴边上拦住他,“别着急,伙计!你跑哪去了?我刚刚一直试图找你!”

“我——”巴基刚说了一个字就卡住了。他余光瞥见史蒂夫追了上来,其他复仇者都在他们的车边上站着,但史蒂夫偏偏朝他们这边走来。

“你在看什么?——哦那是罗杰斯!天哪他怎么来了!复仇者不应该都在另一车吗?——他过来了他过来了!——呃,你好,罗杰斯,你要不要跟我们坐一辆车?”

“不用!”巴基生硬地打断道,“他坐另一辆——我们的车满了。”

 

 

 

 

直到放学巴基都再没见到史蒂夫,正好,他对他的解释一点也不稀罕,真的,毫不在意。

下课铃响了,他拖着步子沮丧地往停车场去。这一天就这样了——他们之间就这样了,事情搞砸了,毫无转圜余地。巴基靠在自己的皮卡边上(车厢上的新漆看上去闪闪发亮,仔细看还能看到侧门修整过的痕迹)准备最后暗自神伤一番。他不懂为什么自己会对史蒂夫这么上心,他只知道自己变得会因为对方的一个眼神一个表情而心绪不宁;当史蒂夫朝他微笑的时候,他甚至不自觉地跟着心情愉悦,好像皮囊下面住了个任人摆布的傻子。

这不对。别再这么做了。你在对方眼里无足轻重。他反复自我告诫,以往的种种经历也在不断提醒他向他人敞开心扉的下场,但无济于事。他原本可以一直躲进阴影,是他放任自己被阳光灼伤。

巴基戴上耳机拉开车门,把书包甩到副驾上,准备跳上驾驶座。在他发力的瞬间突然有人从后面抓住了他的肩膀。他只当这是个恶作剧,便向后重重一记肘击,如愿听到偷袭者的闷哼,但肩膀上的力道没有减弱。对方的力气大得惊人,任凭巴基挣扎却死死抓住他不放手,并且拖着他往车后走。巴基手脚并用,但还是被拽了两三米。最终他逃脱桎梏,活动了两下肩膀准备给偷袭者一点教训,但当他握紧双拳猛地一转身,却对上洛基·劳菲森苍白的脸。

“抱歉把你拖过来,”对方僵硬地说道,“但我必须得见你一面,因为——”

他意有所指地盯着他的肩膀,巴基立刻就明白了。

“我们非得这么见面不可?”他抱怨道,感觉自己的双肩被抓得生疼。“我是说,从我面前打个招呼能有多难?你知道自己用了多大力气吗?”

洛基抿紧嘴唇不说话了。

“我就开个玩笑,我没怪你。”——洛基仍然没什么表情,但目光有些松动——“事实上我还得谢谢你那天提醒我车祸的事,你确实预见到了有些事会发生,但我竟然蠢到丝毫没听进去。”

“幸好你命大活了下来。”洛基评论道,巴基没在意他话里隐含的讥讽。“你是不是……”他犹豫道,说出这话时连他自己都感到难以置信,“你是不是提前知道些什么?”

“我确实有些预感,但具体的很模糊——不过就当天的情况来看,很容易猜到会发生的事。”

“包括史蒂夫·罗杰斯救了我?”

洛基犹豫起来。

“这是意料之外。”他最终承认。

巴基惊讶地挑起眉。

“我以为你会告诉他,然后他突然现身救下一条性命之类的,你懂。”他耸了耸肩,“毕竟你们几个之间关系好得要命,看上去是个无话不谈的小团体什么的。”

“你想说‘复仇者’?”洛基直截了当戳破了他,眼中满是轻蔑。“我知道在学校里那群蝼蚁都管我们叫什么,但只有我那蠢哥哥和他的伙伴们才会觉得这个绰号有趣!别把我和他们混为一谈!”

“我以为——我经常能在餐厅看见你们——”

“说实话我一点也不想去!”洛基抬高了声音,他激烈反驳的样子让巴基相当惊奇:他一直都以为洛基是那种对任何事都不动声色、好像世界上没什么能引起他的兴趣一类的人物。“要不是索尔非要拖着我——”

他说到这里声音戛然而止,满脸不情愿地停下了。

“怎么了?”

“没什么。我该走了。”他宣布道,神色完全平静下来,仿佛刚刚提及他兄弟的失态从未发生过。“看在你还算有趣的份上,给你几点建议——”洛基凑近了一点,飞快地说了句什么,然后转身离开了。

巴基回到他自己的车上,一路平淡无奇地回到家。他这一天过得都很糟,所以整个晚上都把注意力放在晚餐、和朗姆洛闲聊以及脱口秀上。等到他终于赶完了小论文的结尾、飞快地洗完澡爬上床时,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分神、再也没有多余精力去想白天发生的破事了。

但最终事与愿违,尽管困倦,在他完全睡过去的最后一秒,洛基的告诫还是溜进了大脑。他几乎是想着那句话陷入沉睡的——

“比起试图找到一切事情的真相,你还是多给他人一点信任的好。“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