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住我巫就不撒手的露克

欧美圈,墙头太多爬不过来,具体的看文章吧。

【双豹/金黑】瓦坎达一阔佬竟在gay吧当众对人做出这种事!(上)


对不起我还是对着双豹下手了…

*沙雕脑洞 

*ooc文笔

*傻白甜段子爽文




标题:瓦坎达一阔佬竟当众对人做出这种事!

是道德的扭曲还是人性的沦丧?

普通人AU

“没人能这么对我!没人!”雇佣兵Erik·Killmonger X“对不起对不起我手滑对不起!”阔佬T‘challa

 

Summary:如果一切能重来,T’challa绝不会跟Shuri打牌并在开始前夸下海口自己的牌技更胜一筹,绝不会答应所谓的“赢家最大”条件,绝不会走进那家“酒吧”……最重要的是,他绝不会把一沓票子在Erik的脸上。








 

1.

“And——boo!”Shuri把手里的两张牌一掀,“我又赢了!准备接受惩罚吧老哥!”

坐庄的Nakia手疾眼快将牌一收:“同花顺!”她无情宣布道,“别看我T’challa,五局三胜,愿赌服输。”

T’challa难以置信地看着她手下三张连在一起的黑桃。“这是作弊!”

“嘿!嘿!我可不是那个一开始提出要打牌的人!”Shuri从桌边一跃而起,跟Nakia击了个掌。“现在——粉红蝴蝶结豹尾连体服还是出丑视频合集?”

T‘challa试图最后挣扎一番,“要不我们再来——”

“想都别想,”Nakia毫不留情,“这次得来点有新意的。”

T’challa心下一紧。

“我记得你在牛津的那几年一次都没去过酒吧?”

完了。

Shuri震惊地看着他,眼睛睁得像只瞪羚,T’challa甚至能清楚地看到她眼里大写加粗的哥你该不会是——’

我没有,我不是,别乱想——T’challa默默否认三连。

“一次都没?”她追问道,尾音高高扬起。“一次都没去过?”

她指望哥哥能立即义正言辞地加以否认,哪怕是结结巴巴话都说不利索的那种否认也行。但豹神注定要让她失望了:T’challa尴尬地保持沉默,在她看过来的时候偏头咳了一声。

“物理学的魅力是无穷无尽的。”她哥哥(努力保持)语调平稳,(试图显得)神情严肃。“而我们的青春是有限的,我们要在一生中最好的时光里尽可能多地汲取知识、完成学业,成为全能型人才,以便日后——”

是啊。”Nakia说。

T’challa闭上嘴不说话了。

 

 

 

2.

“我能不能——”这是T’challa第41次试图发出拒绝的声音。

“不能。”这是Shuri第41次表示拒绝无效。“我相信‘no’这个词在很多种语言里都表达同一种意思。而且,”她从沙盘前转过身。“连酒吧都没去过?认真的?我指那种全天营业、人们在里面喝酒聊天的那种酒吧?”

T’challa搓了搓手。

“别这么看着我Shuri,”他“别别扭扭”地说,“虽然我大学时没去过提供酒精饮品的娱乐型消费场所,但是我获得了连续三年的OTEC英赛区第一名,还有……”

Shuri饱含怜悯地看着他。

“毫无冒犯之意,你的大学生活真可悲,哥哥。”

T’challa闭上嘴不说话了。

“还有二十分钟到伦敦,”Nakia走过来,“准备好故地重游——WHAT ARE THOSE??!”

这位素来坚强的女孩指着T’challa的手指都开始颤抖了。

Shuri顺着她指的方向瞥了一眼,有些同情地拍拍对方的肩膀。“他就这么穿着这双鞋进了我的实验室。”

“而他现在要穿着凉鞋去泡吧!!!”Nakia大步走过来,以一种不容置疑的态度推着T’challa往飞船更衣室的方向去。后者看上去想要辩解,但被Nakia抢先一步。

“想都别想,T’challa。”她再次露出温柔的微笑。“想都别想。”

Nakia多年游走列国的经验加上女人天生的直觉使她始终走在时尚前沿,现在她将再次发挥她高超的审美来完成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改变T’challa糟糕的服装品味。

哦不,不是“几乎”。

这绝对不可能完成。

“不行,不行,以及——不行!你不能穿老头衫,黑色的也不行!不,去酒吧不需要晚礼服!——看在豹神的份上T’challa把沙滩裤放下!这是伦敦不是夏威夷!”

当T’challa穿着一件完全由串珠和丝线组成、和渔网装几乎毫无差别的针织衫走出更衣室时,Nakia终于露出(老母亲般的)欣慰笑容。

“很好,这件不错,你的品位终于有所上升了。”不过——“慢着!你怎么会有这样的衣服?”

“不好看吗?”T’chlla凹了个造型,一脸无辜。“我认为它富有瓦坎达特色。从针脚和珠子的联结方式可以看出……”他仔仔细细解释了一遍,最后总结:“我很喜欢这件。”

“你……”Nakia头一次觉得这么难以直面T’challa。这件衣服当然很好,就是……

Gay里gay气。

“你还是换回长袍吧。”

Nakia最后说道。

 

 

 

3.

“这是某种‘只有聪明人才能看见这件’的衣服吗Nakia?”

Shuri看着她哥哥穿着一身黑色长袍重新出现在驾驶舱内,袖口和两襟上银色混着基佬紫的刺绣几乎要闪瞎小公主的双眼。“他看起来和来时没什么变化。”

“这个,或者那件渔网装。” 

“……长袍万岁。”

Shuri绕着T’challa转了一圈。“为什么是这种配色?豹神啊!哥你看起来就像个深柜阔佬!”

Nakia用眼神频频暗示也无法阻止Shuri说出那个词。

“什么是‘深柜’?是一种夸赞性的形容词吗?”

Shuri一脸兴奋就要解释,被这一次终于赶上的Nakia手疾眼快按回座位。

“意思就是人近中年还没结婚、只有女性朋友没有女朋友,看见喜欢的人就眼睛发直浑身发僵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处男,对自己性取向定位十分模糊。”

“哦,那就是我了!”T·没听出来弦外之音·challa高兴地说,“除了僵住那部分——那是Okoye开玩笑的。”

Nakia/Shuri:“……”

在“没女友”、“僵住”、“处男”和“性取向模糊”这么多词里,你选择否认“僵住”???

#我可能之前交了个假男友#

#前男友当着我的面竟然不否认自己是gay#

#哥哥在我和他前女友面前花式出柜,我该作何反应?#

“怎么啦?你们怎么都这么看着我?”T’challa感到自己前女友和妹妹的眼神有些奇怪,“我说错话了?——哦对确实有点不妥!”

T’challa深感懊悔,自己竟然如此不慎重,这很容易让Nakia和Shuri误解的。

“我不歧视同性恋,事实上我还很支持他们。”他诚恳地说,“少数群体应该得到我们一视同仁的重视和关照,不是吗?”

Nakia/Shuri:……好了你不要说了。

 

 

 

4.

T’challa的私人飞船在七点钟准时把他们送到位于伦敦的英瓦友好合作办事处。他们将从办事处徒步走到最近的酒吧,窜托T’challa喝上两杯,然后回家。

……或者至少T’challa是这么想的。

“酒吧?想得美!”Shuri看着正在和办事处官员交谈的T’challa,露出一个踌躇满志的笑容。“今天不把我哥哥塞进伦敦最大的夜店(club),我就一周不进实验室!”

“Gay吧(Gay club)。”Nakia赞同道。她们交换了一个“你懂”的眼神。

“我哥将来肯定会找个男朋友。”

“绝对的。”

“你不会相信他有多喜欢紫色,豹神啊!他的每一条长袍上都要紫色混纺!如果是长袍是白色,他就让人在上面绣满金色的心形草——并对此称之为‘热爱故乡’。”Shuri做了个鬼脸。

“他在上大学时有一条豹纹丁字裤。”Nakia言简意赅,“他声称是同学的恶作剧,并且发誓自己一次都没穿过——但那条内裤在他的抽屉深处呆了四年,直到毕业他都没扔。”

她们再次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Gay。

绝对的。

“你们在聊什么?”结束谈话的T’challa踱了过来,“刚刚有个好心的官员推荐了附近的一间酒吧,离这很近,只有两个街区……”

“我们有计划了!”Shuri打断他,“我们要带你去一个比酒吧更好玩的地方。”

“Shuri,我——”

“愿赌服输哥哥!你该不会不讲信用吧?”

“当然不是!”T’challa反驳道,意识到自己可能走入了某个圈套,但他良好的教养使他不愿显露退缩。“说吧,去哪?”

Shuri和Nakia最后交换了一个眼神。

 

tbc



评论(11)

热度(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