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住我巫就不撒手的露克

欧美圈,墙头太多爬不过来,具体的看文章吧。

【Sherloki】金鱼和蝼蚁 221b探案向 互攻注意

9

"所以,你的意思是,coelick信仰虔诚,甚至影响到她把出租屋都布置得像个教堂、还漆成粉红色?"

"是玫红色!"sherlock纠正道。"还不止————她可能在每一个无法去教堂的星期天都跪在这里—————"他指了指窗户下面,"祈祷,也许书柜里还有不少圣经。但最重要的是她给房间选择的颜色。即便家具是出于个人爱好,但我不认为房东会将一间屋子刷成这样还企图出售,那简直是自毁生意。"

"你认为这间屋子的墙和天花板地板都是后漆上去的?"

''当然,而且是靠她一人。现在来看看她杀人的动机。这间屋子都是玫红色,rose red,这是一个隐喻,而且应该很明显。"

"这跟玫瑰有什么关系!"

sherlock做出一个抓狂的表情。"思考!lestrade!别老发问!"

''我当然要发问!"探长抱怨道。"我要是自己能发现尸体就不会找你了。"

sherlock抬头看了他一眼,lestrade发誓他开始沾沾自喜。

"好吧。"自尊心得到满足的大侦探松了口。"我明天给你答案。"

"可这是第三天了!"

"我向你保证,探长。"sherlock说。"这个案子值得你再等一星期,而当真相揭露时,你上面那些金鱼会因你只用了两礼拜就破案而对你感激涕零的。"

"那要是他们不呢?"探长开了个玩笑。

"Mycroft"sherlock只说了一个词。

greg`lestrade再一次仔细考虑下一次要不要把这个小混蛋从现场扔出去。


赫德森太太最近对于自己房客们的安宁感到满意————显然她还没有看到楼上的蜘蛛。但这一次221b真正安静下来了,各种字面意义上的。Loki不知所踪,sherlock忙于浏览各种宗教书籍而无暇关心室友的死活。
哦不,不对,他还是很关心'死'这部分的。

可惜事与愿违。

"我跟你一起去。"神宣布。

sherlock险些揪住自己的大衣领子往两边扯。"你什么?"

Loki没理他,忙着给自己换一身蝼蚁样式的西服和风衣。

"留在这!"sherlock大喊。"那里又没有布丁!"

"你管我。"Loki转了转手杖。"你身上自负的气味隔着一英里都能闻到,而自负让你不会没有十足把握就贸然出击。"

sherlock赌气似的噔噔噔跑下楼,在 Loki出门的前一刻甩上门。但最终他发现区区一扇门无法阻止一位神。

苏格兰场。

"让我和她谈谈。"

"没门,sherlock,coelick是嫌犯、只有警察才有资格审问!还有你真的不打算介绍一下你身后的这位先生么?"

"别问那么多没用的。拜托,lestrade!你知道这是你为数不多可以把犯人活着定罪的案子!"sherlock抗议道。"之前'粉红色的研究'*还有'盲眼银行家'*中的犯人都死了!"

lestrade复杂的看着他。"这是什么怪名字?"他问道。"我告诉过你了————'出租车司机投毒案'和'走私团伙内部火拼'"

"这才怪!什么玩意!"sherlock嫌弃的看了他一眼。"起码在起名这方面jo————"

他顿住了,就像了耗尽发条、卸掉了最后一根弹簧。他怔怔的盯着lestrade的脸,对自己与他的争辩感到懊悔,因为它错误的触发了某些硬盘里应该被删除的记忆。

Loki一言不发的站在他身后。他对于这种沉默感到好奇,它证明了即便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蝼蚁都会为某些事所绊住、陷落、难以自拔。

所有美好的生活都会终止,所有满怀希望的心都会碎裂,太过在乎不是好事。*

爱一无是处。

lestrade最终让步了,他给了sherlock和Loki一人一张访客证,但sherlock嫌弃的避开了。于是他转向后者"先生,请问您的姓名?"

"Loki!"sherlock说,挑衅似的看了他一眼。

多诺万负责带他们两个进去。sherlock径直走向审讯室、用lestrade的证件骗过了值守警员。等到多诺万到了监控室门口她才发现身后只剩下那位"她所见过最英俊的"先生了。

这位有着漂亮绿眼睛和迷人笑容的绅士用手杖替她挡开门示意她先进,等到他们在双向玻璃前站好,她人生中最有趣合宜并且不会体现她的无知的谈话早已开始。通常情况下我们的警佐会认为这是在献殷勤和试图与她调情,除了这一次,嫌犯还没押解,她已经开始想入非非与sherlock的室友共进晚餐了。

所幸sherlock的谈话对象被带了进来。

tracy`coelick身着狱服坐在sherlock对面,由于案件的特殊性她被单独监禁;她在见到sherlock时的神情就像见到了又一个试图通过问毫无疑义的问题而得到招供的警察。

但出人意料的是对方先问候了她早安,然后就像会看穿人心一样开始了一长串的设问句和陈述句。尽管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但是每一个句子的叠加都会带来恐慌。当sherlock开始叙述她对于昨天晚上睡眠的感受时Ms.coelick终于受不了了,年轻的女孩猛的抓住桌子边缘站了起来,很快又坐了回去。她脸色阴沉,但是放大的瞳孔显示那是因为恐惧。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除非你监视我!!!"

"我们素昧平生,小姐。"sherlock亮了亮访客证,上面写着'Loki`??'。"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告诉我的。"

"胡说!!!我从未见过你!!!''

sherlock微微一笑,就像见到了试图跳缸的金鱼。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