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住我巫就不撒手的露克

欧美圈,墙头太多爬不过来,具体的看文章吧。

【Sherloki】金鱼和蝼蚁 221b探案向 互攻注意

8

"蝼蚁!"

"安静!"

但Loki伸手扯过了sherlock的手臂,迫使他不得不中断思考。

"这种颜色,"Loki敲了敲照片。"就是人类的审美?"

"那不过是她的癖好罢了。别烦我。"

"所以她才把房间里所有的地方都涂成了这种恶心的颜色?"

sherlock抬头。"房间的所有地方?''

''自己看。"Loki说。"我要回去睡了。"

他说的没错,那间窄小的房间的每一寸都是玫红色。但是出于某种原因,墙壁要更深一点,而天花板和地板则是正常的。推开门正对的墙上开有一扇狭长的窗户,以此为分割,房间的左右两边相对放着扶手椅和各种家具。整间屋子呈狭窄的长方形状,因此左右摆放尽管看似奇怪,却充分利用了空间。

这也是因此为什么没被人注意到它的怪异。

狭长的空间、狭长巨大的窗户、左右摆放的椅子、玫红色......

更深的玫红色。

sherlock一夜未眠,蜷在沙发里目不转睛的盯着墙壁。Loki开始享用他一天中第一杯茶时发现这位自称咨询侦探的蝼蚁处于高度兴奋中难以自拔。

"咖啡,两块糖。"

"自己拿。"

sherlock愤愤不平的舒展身体起身,在与Loki擦身而过的瞬间猛的撞了一下对方的手肘。这种任性的举动很快引发一场大战:Loki在沙发上制造出各种蜘蛛,而sherlock试图往他的布丁里投毒。

直到我们可敬的探长推开了门,而他的第一反应是————"Mycroft从未告诉我他有第二个兄弟!"

"他不是我的兄弟!jeff!"sherlock大叫,然后用丁烷气体喷枪把一只隐居褐蛛
烧成焦炭。"他是条该死的无知的金鱼!!!"

"闭嘴!蝼蚁!"sherlock猛的低头避免了被一罐恶臭的韭菜酱*亲密接触。

"哈!若非无知你怎么会把隐居褐蛛放出来?那种东西只出现在美国北部!!"

"美国"就像某种带电的物体,使Loki的攻击停顿了片刻,然而任何不瞎的人都能看出来他此刻濒临暴怒。

所幸探长终于反应了过来。

"好啦,小姐们!"他强行打圆场。"sherlock你说过今天要看现场.......另外这位先生,楼的对面有家店卖布丁,你要不要————"

sherlock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就像看见了他的端脑终于开始发育。lestrade瞪了他一眼。

不出片刻全大不列颠最聪明和最高贵的两个人坐进了出租车,为防意外lestarde坐在了中间。探长对天发誓那真是他这辈子最糟糕恐怖的一次乘车经历、也许他会因此拒绝再乘坐出租(这给了某政府官员可乘之机):左边的人看上去随时可以把他当成蚂蚁捏死,而右边的始终盯着他、仿佛已经看穿了他努力掩藏的那点秘密。然后停车的那一瞬间二位几乎是立刻分道扬镳,sherlock直奔楼上的同时赌气般的甩上门,全然不顾它险些亲吻探长的鼻子。

那间屋子里所有的家具不是被收归证据就是被处理了。空荡荡的房间只剩下突兀的墙壁和窗户。lestrade拉开窗帘放进光线,在自然光下那四面墙壁显得更加突兀。

"这间屋子被重新刷过。"

"确实......不过那是在coelick搬进来之前。有什么问题?"

sherlock摇了摇头,他在房间里转了一圈。

"这地方让你想起了什么?"

"我不知道,诡异的癖好?艺术家的创作?''

"除此之外呢?她既不是什么艺术家又不会创作!"

"那你想知道什么?!我们调查过coelick,她是清白的!循规蹈矩得过分!按时上下班、从不参加娱乐活动、无烟酒史、虔诚的天主教徒————"

sherlock冲了过来打断他的话、双手抓住lesrade的肩膀。"你说什么?!"

"呃......我说她之前清白无辜?"

"不对!最后一句!"

"按时上————"

"最后一句!!!!!"

"天主......教徒?''

sherlock放开了他。

''是的!!是的!!!''他激动的大喊,脸上浮现出一个微笑。"就是这样!!!哈!!!天主教徒!!!她想的太远了、想的比你们所有人都远!!!我爱天主教徒!!!"

这可把lesrade吓坏了。

"你还不明白么?!天主教徒!!!看看这房间!!!看看!!狭窄!对称!唯一一扇窗户又大又长!————你想到了什么?"

"天哪,sherlock"探长看了看他,又环视四周。"这是个教堂。"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