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住我巫就不撒手的露克

欧美圈,墙头太多爬不过来,具体的看文章吧。

【关于爱丽丝离开之后】

“你可以让她留下。”柴郡猫的尾巴轻柔的揽住他的帽子。“你知道你可以的--------我是真喜欢这顶帽子。”
“我当然可以!”疯帽子说,他的双眼呆滞无神。“地底世界可以阻挡时间,可是它不能阻挡爱丽丝。”
“那可真不幸,泰兰特……要知道一个在地底世界经历孤独或没有使命的'人'就像在风暴中航行的————”
“木板?”睡鼠接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哦哦哦哦哦哦哦噢噢噢噢噢木板?木板!太可笑了……去死吧!!!”
“安静,你这不知好歹的疯兔子。”切斯特裂开了一个笑容。“我的茶呢?”
三月兔两只细长的灰耳朵垂下遮住了眼睛,他浑身的骨头都在颤抖,听上去像方糖在糖罐里互相碰撞。
“嘿,切斯!接好了!”玛琳昆把半个茶杯甩了过去,闪烁着蓝绿色荧光的猫像一阵烟雾消失不见,茶杯砸中了三月兔的椅背。一场混战就此在长桌上引发。切斯特出现在首席的身后,伏在了疯帽子的肩上。
“我真的很喜欢这顶帽子啊……”
压低帽檐假寐的疯帽子微微抬起头,他眼下的阴影已经很重了。“离她远点,切斯特。”
“她?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嗷嗷嗷嗷嗷啊嗷嗷啊阿啊哦!”三月兔在点心盘子里做了个倒立。“是'它'!你个疯子!泰兰特!”
“是么?”疯帽子抬起头,他的眼睛变成了骇人的红色,视线越过兔子看向森林。“她还是他?还是她?还是他?还是她?还是他?还是---------”
“疯帽子!”玛琳昆大声尖叫。
“---------她?”他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噎住了,“抱歉……”疯帽子的双眼变浅了一点。
“切斯特,一个'人'孤独会怎么样?”
“就像桶!你这疯子!”
“树叶!”
“木头!”
柴郡猫猛的向老鼠和兔子扑了过去,它脸上挂着的巨大微笑中露出了獠牙。“安静。”它说,接着转向疯帽子。
“是船,泰兰特,巨大的、破败的、绝望的船……在风暴里。”

评论(8)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