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住我巫就不撒手的露克

欧美圈,墙头太多爬不过来,具体的看文章吧。

【sherloki】金鱼和蝼蚁

复活一下证明我没有坑

=============================================

弄臣-第六章

前文大家翻一下我的文章吧,就偷个懒不做目录了

 





他们各自陷入震惊,停尸房内一时陷入寂静。雷斯垂德心情复杂,sherlock跃跃欲试,Loki若有所思。只有Molly表现得还算正常:她死死捂住嘴以阻止呕吐或尖叫。

“你们......准备现在开始......”探长打破了沉默,但眼前的情形让他怎么也说不出剩下的话。

“不,先把她恢复成原来的姿势。”sherlock脱掉大衣,一旁的Molly立刻抓住了这个能尽早抽身的机会。“来搭把手,雷斯垂德,把她扶起来。”

“你不说明白之前我绝不会动一根手指!”雷斯垂德粗暴地回应,脸色难看。他从业几十年,变态杀人狂也见了不少,之前莫里亚蒂事件还让他一度以为自己长了见识。现在......要不是多年的警探经验和正义感苦苦支撑,他一秒钟都待不下去

“凡事事出有因!”sherlock指着尸体,“你想知道凶手的意图,把她复原是最快的办法。——不是每个人都有闲情逸致像摆弄芭比一样折腾自己的猎物!”

雷斯垂德深吸一口气,万分不情愿地戴上手套。他尽量忽略sherlock不近人情的语气,不得不承认他是对的。尸体的重量远超他的预料,费了相当大的力气才将她的上半身扶起,然后再按照sherlock的指挥摆放四肢。

“把她的右手举高!......还要再高一点!对!然后把左手放在腰后面——不!不是背起来!自然垂下!对!——不要动!”

“不管你想干什么!”探长咬牙切齿,尽量别让尸体蹭到自己身上,“我最多再维持一分钟!”

sherlock掏出手机从各个角度拍了照片。“耐心!”他抱怨道,“真不明白你为什么那么急!”

雷斯垂德翻了个白眼。

“好了,叫Molly准备解剖。我记得你们规定法医工作全程录像?”

“你想说什么?”

“只是给自己争取一下旁观的权利。”

他们全部撤到一面玻璃之隔的观察室,sherlock刚一进去就要摆弄扬声器,被雷斯垂德手急眼快关上了。

“嘿!”

“别看我!要么安静看着,要么走!”

“你今天怎么这么大火气?难道——等等,转念一想——把尸体从苏格兰场停尸房挪到医院恐怕费了你不少功夫,光跟警督说好话估计不管用,肯定有他人相助。而鉴于你认识的'上峰'人物并不多,能轻易左右苏格兰场而且不引人注意的——”

Sherlock脸色突变,而雷斯垂德的表情也好看不到哪去。警探重重“哼”了一声,喝了一大口咖啡。

“别告诉我你去找了那个胖子!”Sherlock几乎是在大叫,“这是他授意的?”

“你坚持说这是你的案子,我能怎样?如实禀告你是怎么把自己卷进一件谋杀案,然后请求警督让你查看尸体吗?”

Sherlock的气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瘪了下去。

“自然,如果你求助Mycroft,他当然不会错过这么一个卖人情的机会——现在咱俩都欠了他一次!让我猜猜,帮忙的代价是让你对我严加看管?没收我的一切药物?还是让我在事后安安静静软禁在221B?”

“都不是。”雷斯垂德尴尬地咳了一声,在Sherlock看过来的时候甚至别开视线。“和他共进晚餐,下周三。”

Sherlock瞪着他,整个人看上去失态到无以复加。他对此的激烈反应让雷斯垂德觉得更加难堪。

“共进晚餐?和你?你确定咱们说的是一个人?Mycroft·Holmes?那个自大狂、糖分过量的胖子?被蛀牙困扰的秃——”

“Sherlock!”

解剖开始了。

他们看着Molly在另一边准备完毕,对着摄像头说了几句话,然后开始检查尸体表面。

“死亡时间超过四十八小时,尸体在密闭环境下被化学物长期浸泡,具体死亡时间有待商榷。”Molly的声音有些发抖,但她控制得很好。“舌骨完好,脖颈上无勒痕,初步排除勒毙可能……体表无重力击打造成的任何淤肿伤痕,无明显外伤……下一步将抽取胃容物进行毒检。”

雷斯垂德凝视着Molly小心翼翼地抬起尸体四肢进行检查。Barbara·Jones的眼睑被合上了,但她的表情如此鲜活,甚至让雷斯垂德萌生出一种错觉:她好像还活着,她的生命还在以另一种形式呼吸、搏动,丝毫没有痛苦。

“她都经受了什么?”他忍不住喃喃自语,“她究竟是怎么——”

“——怎么死的?”sherlock在他身侧冷冷地接话。“这很容易看出:她是溺毙。手指缝隙里的木屑,小腹鼓胀,四肢浮肿。如果切开检查会发现她的肺部肺泡充水——更精确地说,酒,加上少量甲醛。”他顿了顿,绕过雷斯垂德按开扬声器。“Molly,检查她的口腔!我怀疑她的嘴里塞了东西。”

Molly被这突然的命令吓了一跳,但还是很快照做了。她先是徒手,但尸体的下颌紧绷,纹丝不动。试了几次之后她不得已从旁边取过一把钳子,准备将上下颌撑开。这种情况实在太过罕见,一时连雷斯垂德都不由自主凑近玻璃细看。Molly费了一番力气才达到效果,但呈现出的景象却不在她意料之中。

“上帝啊!”她倒抽一口气,拉过照射灯。“那是——”

Sherlock的怀疑被印证了。Molly用镊子探进口腔,一点点将里面塞成一团的东西拉出来。异物的分量并不大,但为了防止它们从Barbara·Jones嘴里滑脱,凶手以堪称外科手术的高超手法封闭了她的上下颌:他在她的颌骨上钉进十几枚细长的钢针,创口细小,经过一番伪装后几不可查。这就是Molly一开始无法徒手打开的原因。

“那是什么?”

他们看着Molly托盘中缠作一团、五颜六色的东西。Sherlock一眼认出来,面色僵硬,沉默不语。Loki看清了却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暗自疑惑为什么其他人反应如此之大。雷斯垂德最后终于硬着头皮站了出来,打破沉寂。

“那是——那是——那是——”他吞吞吐吐半天、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那是安//全//套//吗?”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