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住我巫就不撒手的露克

欧美圈,墙头太多爬不过来,具体的看文章吧。

【盾冬】从你的名字开始 暮光之城AU


从你的名字开始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我知道我一直表现得像个拖更的小混球,而且极为对不起大家。今天520,正好借机说两个事:

1.我要给从名写番外了,史蒂夫视角。

2.小天使说我应该在今天有所表示,所以—— @西尔贝特 不管我表现得如何差劲,你一直都没有放弃我这个拖延症患者,我不知道除了说爱你之外还有没有别的言语能表达我的感激和愧疚,以及,写从名的路上一直有你陪着我是多么幸运的事。

 

 










第十章



巴基一个人赌气似的在屋里坐着,心乱如麻。他起初有点后悔,为了一件已经过去的事跟史蒂夫吵架;但随即想到对方抗拒的态度又觉得一阵烦躁,不明白对方的抵触从何而来。

他在房间里生闷气的时间不长,史蒂夫离开后大约刚过半小时,班纳就推门进来了,要带他出去转转。

巴基心里暗暗担心会碰见其他复仇者。虽然他称得上是认识其中三个,但他刚和一个吵完架,另外两个......他不想在他们的家属面前自找麻烦。但这个念头刚冒出来班纳就替他打消了,这位温和的大夫一路上都在跟他聊天,字里行间透露出现在除了史蒂夫和他自己,其他人都没回来。

巴基悄悄松了口气。等他刚一把注意力放在房子本身上,他立刻就意识到自己所处的建筑面积巨大:简直像个建在森林边的小型庄园。班纳带着他在不同的走廊、房间之间穿梭,他注意到室内风格相当现代,还摆着为数不少的高雅藏品,多数都是古代艺术品和画作。房屋的设计也很独特,大面大面的玻璃幕墙和落地窗将室外优美的山林景色化为屋内装饰的一部分,从窗口就能将远处的山峦尽收眼底。

班纳一路带着他走进一个半开放式的厨房让他到桌边坐下。厨房的面积很大,物品摆放干净整洁,但不知为何所有厨具看上去都焕然一新,似乎没有使用过的样子。

“稍等片刻,詹姆斯,晚餐一会就好。”班纳卷起袖子,“要先喝点什么?”

“白水就行。”巴基接过杯子,惊讶地看着班纳从一旁的橱柜里拿出一条围裙。“你要......亲自下厨?”

班纳点头。

“太麻烦你了,我随便吃点速食就行。”

“你可是伤员,另外,你也给了这个厨房一次使用机会,它从装修到现在一次都没用过呢!”班纳笑了笑。“速食无法给你提供足够的蛋白质和微量元素——你现在所急需的——而且还热量超标。“他转身打开冰箱翻出食材。

“意面如何?口味上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

“我没有过敏的食物,也不忌口,你随便做吧。”

班纳把围裙系好,转身开始处理食材。巴基百无聊赖地看着他片好三文鱼、把芦笋切成小段、开锅煮面,意识到对方可能真的是第一次进厨房。班纳切菜的动作迅速而流畅,但不像久经庖厨的随心所欲,反而像在做实验般精确刻板。

他把切好的东西一股脑全部丢进烧开的锅里,然后开始往里撒料。巴基好几次忍下想要提建议的欲望,毕竟是人家做饭,他不能挑三剔四。班纳盖好锅盖后一直盯着自己的手表,大概半小时之后,他飞快地掀开锅盖,把面条盛出来。

“二十八分三十四秒,时间刚好!”他满面微笑地把盘子推给巴基,“尝尝如何,根据蛋白质、淀粉和维生素各自在沸腾条件下产生的化学反应以及复合钢材导热情况计算,在二十八分三十四秒后出锅可以达到最佳口感。”

巴基不知道如果机器人做出来的意面会是什么味,不过应该和他正在吃的这一盘相差无几——这真是他吃过最神奇的晚餐,比起食物,这堆蛋白质、维生素、淀粉和钠盐更像某种实验化合物。

“怎么样?”

他在班纳满眼期待下吞下一大口面条,然后僵着脖子点点头。“不错。”

“多谢赞美!不要浪费,把它全部吃完好吗?”

巴基机械地又往嘴里塞了一叉子面条。他指望班纳能离开一会之类的,但现实截然相反,班纳倒了半杯水给他,然后坐在桌子边盯着他吃。

“别喝水喝得那么快,詹姆斯,你可以慢点吃。——这是第五杯水了,是不是面条太咸了?”

“呃,呃,不,不是......"

“我知道了,你大概是因为失血过多,真可怜!”班纳给他倒了第六杯水,他觉得自己肚子快要涨破了,但还是端起来一饮而尽——比起吃面他宁愿跑厕所。但偏偏他对面那位对他满怀期待,还“好心”地把整个水壶拿来放到他手边。“请自便,詹姆斯,我——噢!我听到史蒂夫回来了!”

巴基不禁长出一口气,在班纳离开厨房的下一秒就放下了叉子。

他对见到十几分钟前还在争执的某人没有任何期待,甚至有点想转身就跑。

“他在餐厅,”巴基听见班纳的愉悦的声音从楼梯上传来。“我给他做了点晚饭......现在?但外面还在下雨!”

“已经停了,班纳。而且我不认为他——"

声音戛然而止。巴基僵在原地,只觉得空气中处处透露着尴尬。班纳和史蒂夫一前一后出现在他面前,迅速而悄无声息。史蒂夫在见到他时瞬间收声,然后别开视线,仿佛看见了什么不堪忍受的东西——他又回到之前的状态了,巴基愤怒地想。明明他才是隐瞒事实的那个,却表现得好像我做错了什么事一样。

班纳善解人意地开始打圆场,但收效甚微。厨房中的另外两人卯足了劲和对方对着干,并且一个个都倔强地刻意忽视班纳所做的努力。最后博士终于放弃了,以一声叹息转移了话题。

“ 你的车停在外面,詹姆斯,已经修好了。“

“多谢”

“我可以——”

“我送他!”

巴基闻言惊讶地瞥了史蒂夫一眼,但对方面色冷淡,仿佛刚刚强硬的态度只是一个幻觉。

“我可以打电话给朗姆洛!”他重复了一遍,“现在雨停了,他应该......”

他再一次被“打断”了,这次史蒂夫连话都没说,直接拿上钥匙转身下楼了。班纳站在一旁,明智地没有发表任何言论。但发生的一切已经够让巴基难堪了。他拿上自己的东西,披上外套,一路跺着脚跑下楼去追史蒂夫,故意跟他隔上一段距离。上车的时候他头一次痛恨自己的车为什么是辆皮卡,驾驶舱只有两个座位。他关门的时候注意不要让车门发出太大声响——好像史蒂夫·罗杰斯真的把他气到七窍生烟——他的确生气。并且在车辆发动的时候别开头看向窗外。

夜路少车,前方的路埋在黑暗里,他们之间只剩下引擎声。巴基现在已经说不清是那个更让他忿忿不平,史蒂夫的刻意隐瞒还是因此而来的赌气与尴尬。一路上他只当做对方不存在,死死盯着窗外,仿佛黑暗中能突然开出朵花似的。巴基不愿意,但眼下不仅这事发生了,他自己还无能为力。

他们就这样沉默了一路,直到史蒂夫开始减速,利落地把车停进朗姆洛房子的前院。

“你没有别的要跟我说的吗?”

史蒂夫把车停好,然后熄了火。他的半张脸几乎都掩盖在了阴影中,只露出苍白的下颌。他的表情令巴基难以琢磨。

或许我确实强人所难了,他怒气冲冲想,但是上帝在上!这事有什么可隐瞒的?!

他们之间再次陷入了沉默。在一片寂静中,巴基只觉得时间更加难捱了。他的不甘和愤怒每一秒钟都在寂静中升腾,堆在胸膛中压得他喘息不得。而就在一切忍耐到达临界点时,门廊上的灯开了,朗姆洛叼着烟叉腰站在车前面,狐疑地向里面打量。

“是你吗,詹姆斯?”

巴基只觉得自己的情绪像一只突然被戳破的气球一样迅速瘪了下去。他费了好大劲才迫使自己尽量正常地打开车门,而不是一拳锤在储物箱上:“是我!”

朗姆洛看上去松了口气,”天,你他妈要吓死我!回来也不喊一声,我还以为院子进贼了!“

巴基跳下副驾驶座,一手捏着车门,准备狠狠甩上,最好能一把甩在史蒂夫·罗杰斯那张自大的脸上——这蠢货现在还在驾驶座上一动不动的坐着,好像又哑又聋一样——巴基知道他们现在就像两个五岁孩子互相赌气,但是——去他的,如果罗杰斯非要冷战,他也无所谓。

“你还不进来?傻站着干吗呢?”

巴基含糊了一声,最后看向史蒂夫,他想象自己恶狠狠地瞪着他,将自己所有不满都发泄在这一眼中。但他不知道自己所谓的“凶狠目光”没有理想中那么有效。当他回头关上车门的最后一瞬,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晚安。”

那一瞬间他还以为自己出了幻听,但显然不是。他飞快地回过头去,期待看到史蒂夫带着愧疚的脸。但另一侧的车门开着,驾驶座上空无一人。

 

 

 

巴基歇了三天才去上学,一般时间是被朗姆洛强制要求待在家里、避免一切大幅度运动,因此等到他终于获得“赦免”时,巴基只觉得“上学”这个词无比亲切。

他一大早就冲出家门,不顾朗姆洛睡眼惺忪地大吼“这才七点你他妈要上天啊!”把表兄塞进驾驶座命令他赶紧开车。长久闷在室内让他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要发霉,他试过给山姆发短信,但刚刚打完“肩膀受伤”这两个词对方就炸了,用一连串的感叹号和大写字母致以亲切问候,并发誓下次绝不会放巴基一个人回家。

他在短信中刻意向山姆隐瞒了关于史蒂夫的事——就像他对朗姆洛说的一样,“运气好从车上滚了下来摔伤了肩膀”。他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下意识觉得这件事最好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

学校内的停车场上一片空旷,天气阴沉、像是要下雨。巴基随便找了个角落待着,觉得眼前的一切无比熟悉,好像回到了他第一天报到的时候。那时他对未来满怀怨怼,认为神盾高中和海德拉没什么不同——他没料到自己会拥有一段截然不同的经历,认识许多截然不同的人;他只是暗暗抱怨这里阴沉的天气,并下意识把自己归结为“格格不入的陌生人”。

“嘿詹姆斯!”一只手拍了拍他的左肩,“你在这,伙计!——哦,天哪,真够险的!”

他回过头,山姆小心翼翼地盯着他打着吊带的右肩,“现在你觉得怎么样了?好点吗?”

“别这么看我!已经不疼了,再有两天就能拆线。”巴基开玩笑似的锤了他一下。“在家呆着真够无聊的。你呢?这两天学校如何?”

“老样子,不过——”

山姆的话很快被打断了。这时正是大部分学生进校的高峰期,一个同级生(或许是他们班的)突然走过来对着巴基上下打量,走的时候还顺带一句“祝你早日康复,巴恩斯!”。巴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紧接着三个结伴的女生也从他们身边凑过来,“哦真可怜,遇上这种事!”她们一边笑一边叽叽喳喳地评论,“我能在你的吊带上签名吗帅哥?”

“什么——”巴基还没来得及阻止,一个金色的名字已经出现在他的吊带上。接着又是两个男生,然后几个低年级也来凑热闹。当象棋俱乐部的人成群结队而至时气氛达到了顶峰,所有人都围在巴基边上参观他的吊带和受伤的肩膀,争先恐后拿着马克笔凑过来签名。

“嘿!你真是走了大运了巴恩斯!威尔逊告诉我的时候我还不信,要知道那座桥——”

“祝你早日康复,伙计!你的运气简直可以买彩票了!”

“给我留个地方,我也要签——我今天西语考试!”

“大难不死的巴恩斯(The Barnes Who Lived)!”

最后一句简直像扔进火里的鞭炮引爆了人群,一传十十传百,等到人群散去时。巴基不仅收获了一条被涂得乱七八糟的吊带,还有了新的外号。山姆·威尔逊从他被围住开始笑声就没停下过,等到所有人开始嚷嚷“大难不死的巴恩斯”时他已经快笑折了腰。巴基瞪了他一眼。

“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拜你所赐,我觉得自己像是入选了‘美国之星’!”

“Nah, man!他们只是关心你而已。”

“......我那天让你帮忙请假,你究竟说了什么?“

山姆心虚地耸耸肩,“我替你向老师解释的时候可能......用词夸张了......一点?”

“你管这叫‘一点’?!天,我还以为自己打败了伏地魔、而不是摔伤了肩膀!”

“我错了我错了!“山姆笑嘻嘻地求饶,”中午请你怎么样?庆祝你终于重获自由?不过说真的——"他绕到巴基一侧看着他的肩膀,“真够悬的,我现在想想都后怕。”

“上帝保佑,还差那么一点。”巴基漫不经心地说,带开了话题。

他原本以为停车场上发生的事只是偶然,而且一上午有教室和老师作为阻碍也让许多人望而退却,巴基以为此事到此为止。但等到中午巴基一进入食堂,他立刻发现自己犯了个大错。在短短二十分钟内他已经被迫五次向围到桌子边上的好事者解释自己的“好运”。“不!......没有超人出现......我没被蜘蛛咬过......蝙蝠侠也没有......!”无论重复多少次,这句话都让他听上去像个蠢蛋。

“我要说多少遍......才能把所有跟超级英雄有关的猜想......从他们脑袋中赶出去?”巴基一边在无人打扰的短暂三分钟内狼吞虎咽一边含糊不清地跟山姆抱怨,“这里的孩子漫画看多了还是怎么的?我是出了车祸,又不是拥有了超能力!”

山姆的目光躲躲闪闪,哆嗦着拧开一瓶橙汁。巴基见状眯起眼睛。

“说吧,你又干了什么?"

“呃......”山姆缩起肩膀,“我告诉了他们事实,但因为说的有点......夸张......所以没人信,于是我就又说了两句关于可能有人救你什么的......”他在巴基快要杀人的目光下弱弱地补了一句,“请你两顿?”

“你最好保证今天放学前别在出什么岔子,山姆·大嘴巴·威尔逊,否则我就把你剁了做饭!”

这个混乱的中午在山姆点头哈腰的保证中结束了。

 

 

似乎老天有意要救下山姆,整个下午过得格外顺畅。终于没人再傻乎乎地跑过来围着巴基做自我介绍,话里话外的意思——“我能在你的胳膊上签名吗?”。尽管还是有很多人在他经过走廊时盯着他的吊带看个没完,或是在他身后指指点点、嘴里嘀咕着“超能力”“好运”之类的词,但相较于上午的狂热已经让巴基松了口气。

在课间对山姆进行“拷问”之后他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为了避免别人对自己的遭遇起疑,巴基在告诉山姆事件经过的时候刻意弱化了细节、也完全免去了“被史蒂夫救下”的那段;结果他忠实的朋友认为“剧情过于单薄不能引起老师的同情”擅自夸张了一部分,并加上了他被别人救下这一情节。神盾镇内没有秘密,不出半天,“山姆·威尔逊版巴恩斯遇难记”已经由教师阶层传遍了半个学校。

“我发誓只编了这么多!”山姆靠在男厕的单间隔板上,双手高举,“拜托别松手!”

巴基看了看指尖挑着的那个红鸟挂饰,“嗯?”

“我说的都是实话!拜托拜托拜托有话好说先把红翼放下来!”

“你管这个毛绒玩具叫红翼?”巴基用一种‘你脑子是不是进了鸡毛’的眼神看着他。”和你家鸟一个名字?”他随手一甩,山姆立刻一个鱼跃扑到马桶上接住。

“大哥这是定制!定制!!!用、用我家红翼——“

现在巴基看他的眼神变成了‘你怕不是个变态吧’。

“——脱掉的毛做的!”山姆长出一口气从马桶上爬起来。“干嘛这么看着我?红翼现在在我祖母家养着,我得拿点什么当做纪念啊。”

巴基哼了一声,踢开隔间门,“意淫自己的宠物鸟?威尔逊我真是看错你了!”

山姆:“......”

 

 

他一点不受影响地向着楼上走去,丝毫没有刚刚才拿着毛绒玩具威胁自己的半个发小兼中学同学的样子。今天轮到多国语社团活动,这就意味着他又可以见到娜塔莎。“塔莎”这个名字在他的舌尖滚了一圈,仿佛只要通过它就能想起那些远在冬天的模糊片段。

【所以】当他推门而入时,听到熟悉的声音响起。【某人今天很知名啊?】

【拜托,塔莎,别这样】

【哦,得了吧,巴基!看看你的胳膊!】红发的女孩合上书,指了指他的吊带,笑意里带着些许揶揄。【出名的感觉如何?】

【糟透了,如果非要问的话。】巴基耸耸肩,【这是个意外,我碰巧走运活了下来。】

【伤得很重吗?】娜塔莎起身靠近他受伤的肩膀,微微低下头,巴基正好能清楚地看到她眼中深沉的绿色。

【快要好了,本来会伤得更重......】巴基猛地收住话头,暗暗埋怨自己最快。他不该提起这个话题的,尤其是在外人面前。但娜塔莎......

他突然意识到娜塔莎也是‘复仇者’那个小团体的一员。

我该告诉她吗?我该承认是史蒂夫突然救了我吗?她知道这件事吗?史蒂夫告诉她了?

【什么?】娜塔莎问。

巴基脑中乱作一团。到底说不说?他不停眨着眼试图逃避后面的追问,同时想要提起警惕继续装傻充愣。但当他不小心和娜塔莎对视时,那些抵抗却瞬间消弭无踪。

【我本来会伤得更重......要不是......要不是有人......救了我......】他结结巴巴地说,深吸一口气。这句话要是被山姆那家伙听见肯定会一跳三尺高——“我就知道!”——他有点绝望的想,现在娜塔莎也知道了,该死。

【有人救了你?】娜塔莎重复了一遍,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以为你无论如何不会承认呢!】

他震惊地看着她,【他......史蒂夫跟你——】

【嗯,他告诉我们了,关于在桥上救了一只小猫的故事。】

巴基因为过度惊讶直接忽视了后半句话。【所以你知道我是——】

娜塔莎点点头,看上去像是一直在努力忍笑。

【老天......】巴基苦笑了一声。【我之前还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说。】

【你没有告诉其他人,不是吗?】

巴基点了点头。【我答应他不会告诉别人。】

【他告诉过你什么了?】

不知为何,巴基觉得说这话时娜塔莎看上去有点紧张。他摇头否认了。

【他什么都不肯说,我们......我们产生了点分歧,这没什么,毕竟是他救了我,而且我们还称不上是朋友呢!】

【分歧?不是朋友?】娜塔莎看上去很惊讶,【天,这肯定不是一般的分歧!】

【只是......只是......】巴基只觉得自己一对娜塔莎说话就忍不住一吐为快,【当时发生的一些事,你知道,我当时以为自己就要没命了,然后他突然出现了,并且......他把我的车了上来。】

娜塔莎担忧地看着他。巴基只觉得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抱歉,塔莎,我知道我在说疯话,当时一切发生得都很快,我可能出现幻觉什么的......】

【你有你那样说的道理,如果这确实是你当时亲眼所见。】娜塔莎打断他,【而相应的,如果事实真如你说的那样,而史蒂夫不肯承认,他也许也有他的理由。他可能觉得现在不是坦诚的最好时机,你们彼此都不用太纠结。】

【你相信我说的那些?】

但娜塔莎只是笑了笑。【别太纠结,巴基。你活下来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评论(2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