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住我巫就不撒手的露克

欧美圈,墙头太多爬不过来,具体的看文章吧。

【盾冬】从你的名字开始 暮光之城AU

从你的名字开始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在那半小时之内,他所能回想起的只有模糊的片段,就像用记忆玩了一场“宝石游戏”。他能感觉到雨水落在脸上,混合着一阵冰冷的香气。他能感觉到身体飘在半空,耳边灌满风声,肩膀上一阵钻心疼痛,但他却无法睁开眼睛。

他试着回想之前发生了什么使自己沦落到这一步,但史蒂夫的身影刚刚在脑海中浮现,他的意识便再次坠入黑暗。

如同小说中的女主角,他仿佛昏迷了一世纪之久。

“班纳......你能不能......我......他......”

“我知道,队长!但是......你......”

“......救他......”

“我正在......!托尼......”

断续的交谈声近在耳畔,巴基费力想要睁开眼,他尝试了一次,除了一片白光什么都没看清。他全身上下都像被人打散重组过,他甚至感知不到自己的手指。他想要挪动,却无能为力。他能感受到外部的声音和光线变化,但无法判断自己身处何地。

他被麻醉了,或许。巴基猜测自己可能被送到了医院一类的地方,而这绝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办法。

紧接着又是一片寂静,眼前的光源被移动了。他能感到有什么东西落在身上,从身体右侧的触感能判断出自己贴身的衣服被剪开了,但现在他关心的不是自己上身赤裸,而是——

他的左侧身体毫无知觉。

这个认知让他整个人都从浑浑噩噩地状态中清醒过来。该死的!他决不能呆在这!不管他受了多重的伤——他绝不能呆在这!

巴基心跳加快,他能感觉到四肢正渐渐恢复知觉。恐惧永远是脱险的最佳选择,这话现在真是一点没错。他当然可以享受到普通人生活、像个正常高中生一样经历青春期——哪怕只是表面和谐——但一切前提是他能保住自己最后的底线。巴基努力睁开眼睛,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左臂被外人看见......后果他根本想都不敢想。

他撑着身子想要坐起来,脑中一片混沌,但好歹控制了一部分身体的支配权。左肩的伤口立刻开始报复他的擅自行动,疼痛横冲直撞,让他眉头紧皱、眼前恢复了几分清明。

巴基终于成功支起身体,他下意识环顾四周,反应了一会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并不在“医院”:四周的确堆满先进医疗器械、有一些甚至只有在加护病房才能看见,他也确实躺在一张医疗床上、身边挂着吊瓶——但医院里绝对不可能会有落地窗和大片山林景观。

他要不是受着伤还被莫名“绑架”,估计还有心情欣赏一番,只可惜现在这片风景唯一能使他想到的只有自己被带离镇中心、恐怕逃出去有一番难度。

他伸手扯掉右臂上的针头——吗啡溶液?——这个动作再次让他倒抽冷气。他从床上跳下去,维持身体平衡,护着自己左肩的伤口同时注意绕开一旁的推车。床边放着一套病号服,巴基抖开上衣套在身上,把受伤的左臂兜在衣服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把他带到此地的人似乎并无恶意——医疗托盘中摆着绷带、酒精和冰袋,不远处还放着臂托和备用夹板。但急于“逃命”的巴基·车祸幸存者·巴恩斯似乎并没注意到这一点。

他几乎是跌跌撞撞挪到门口,在疼痛的折磨下还勉强保有一丝警惕。巴基小心凑近门口,试图确认门外是否有看守。但就在他贴近门板的下一秒,房门突然被打开,一位不速之客闯了进来。巴基趁着他转身看向病床的瞬间,抄起旁边的空托盘照着对方后脑砸了过去。

尽管大幅度动作势必牵动伤口——他几乎咬紧牙才堪堪阻止尖叫脱口而出——这仍然是最粗暴有效的制敌方法。他满怀自信能一击生效,只可惜......一天之中第三个变故陡生:闯入者猛地反身抬臂格挡,动作迅速地在一瞬之间完成,他甚至只看到了一串残影。托盘与手臂相撞爆出一声巨响,巴基只觉得右臂一阵发麻。然后——他几乎是目瞪口呆看到那只托不锈钢盘整个扭曲了、一道相当严重的凹痕使两侧边缘死死挤在一起,就像被机床压过。

巴基下意识一松手,托盘“当啷”掉在地上,谁也没有在意。他整个人呆在原地,一眨不眨瞪着对方,那表情就像白日见鬼。相反,对方的反应堪称平和:他做了一个深呼吸,低声默念了几句,然后抬起头扶了扶眼镜,露出一个堪称温和的微笑。

巴基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位身着实验服的黑发男人一脸平静地做着自我介绍,或许还加上几句关于巴基伤势的解释——但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他被吓到了。二人间的“交手”让他联想起自己那辆车的遭遇:被未知的恐怖力量制造出的巨大凹痕。

“嘿!嘿!你还好么?”黑发男人——或者根据巴基模模糊糊听到的名字,布鲁斯·班纳朝他挥了挥手。“注意分散?脑震荡的后遗症?”他说着从胸前的口袋里摸出一根医用手电,“眼睛看着我的手指——”

突如其来的亮光让巴基一个激灵反应过来,“你干吗?”

“只想看看你恢复的怎么样,车祸可不是件小事。你的左侧肩膀......”

巴基粗暴地打断他,“与你无关!”他烦躁地四处环视,“这是什么地方?是你把我关在这的?你有什么目的?"

“冷静,冷静,年轻人。”布鲁斯·班纳笑了笑,显然并没有因他的态度而感到冒犯。“至少先让我处理你的肩膀。”

“不用!”

巴基托住自己的手臂。被对方这么一提,他只觉得伤口越来越痛了。

“感谢你把我救回来——但我现在要离开!”巴基深吸一口气,只觉得后背冷汗直冒,最后一个词勉强从嗓子里挤出来,“请?”

“但是你的肩膀——”

够了!他越是关注他的左肩巴基就越起疑,干脆不等对方说完便夺门而出。他没注意到布鲁斯·班纳没有跟在后面追出去,正相反,对方只是耸了耸肩,仿佛很有自信巴基决跑不出去似的。

事实上,巴基确实没跑出去。

他推开门直奔走廊的时候心里还暗暗松了一口气,但刚过一个转角就被人拦住。憋着一口气外加剧痛刚想发火,等看清来人之后一腔怒气就只剩下了无望。

史蒂夫·罗杰斯。

高大的青年用肘部撑着墙,身体微微前倾,几乎把巴基整个人都拢在他的身形前。他换了一件深蓝色帽衫,依旧挽着袖子,衬出他苍白的肤色。他的金发整齐熨帖,丝毫看不出淋过雨的狼狈样子。他们之间靠得很近,巴基甚至能闻到那种熟悉的冷香,这让他不由自主后退一步,但史蒂夫随之逼近,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这下他可再也说不出无理的话了。先不说他本来就对这个大个子缺乏抵抗能力,他想说的每一句话都被“史蒂夫救了我”这个事实堵在嗓子眼。除了气氛僵硬地对视,巴基毫无动作,完全一副非暴力......合不合作未知的样子。

但这不意味着史蒂夫看不出他想干什么。

“你要走?”他好看的眉毛用力皱起,“可是你刚刚从......逃出来,而且你的肩膀——”

“我的肩膀很好!”巴基咬死了牙憋出几个字。但是个人都能从他苍白的脸色和额头密密渗出的细小汗滴看出他离“很好”的状态相距甚远。

“巴基!”史蒂夫直接喊了了他的名字,这让巴基有种他语调里含着‘别再闹了’意味的错觉。

“听着,我知道擅自把你带来这这太突兀了,可能会吓到你。但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让布鲁斯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这句话巴基只听了一半,就被剧痛的折磨引开了心神。肩膀上的伤口让他额角抽痛,右手早就死死攥住、指节发白。他不知道自己还能硬撑多久,急迫地想要离开,但殊不知正是他这副苦苦忍耐的样子才让史蒂夫坚定决心让他留下(处理伤口)。

“你太固执了!”他的语气有些生硬,“你明明知道——”

“我不能......不能......该死的!”

巴基骂了一句,只觉得一阵头晕眼花。长久的忍耐到了极限,而得不到及时处理的伤口也开始让他付出代价。他觉得自己恐怕又要晕过去。

所幸的是他发软的腿脚及时得到了支撑,一双手环过他的腋下、小心地绕过他的伤口把他托了起来。他整个人都靠在史蒂夫怀里——又一个暧昧的姿势——他的头搭在他的肩膀上,一路脚不点地被史蒂夫扶回了之前的房间,仿佛他只是个没什么重量的三四岁的孩子。布鲁斯·班纳等在原地,看见他们以这种奇怪的姿势进来时露出了“我就知道”的表情,然后见怪不怪让史蒂夫把他放到病床上。

巴基颇为不自在地动了动。不知是怕他逃跑还是怕他脱力,史蒂夫刚一让他坐到床边就立刻绕到他身后小心翼翼扶着他,距离近到他能听见对方轻浅的呼吸。

布鲁斯轻咳了一声:“队长,麻烦你到门外稍等,这不会花很长时间的。”

史蒂夫叹了口气,迟疑地看了看,然后极为缓慢地挪出门外。等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布鲁斯转过身去准备药剂。“如果可以的话,巴恩斯先生,先把你的衣服脱下来。”

他躲不过了。

巴基叹了口气。他的确没有别的选择。除了皮尔斯和朗姆洛之外从未有人见过它的全貌,即便是山姆也仅仅知道巴基佩戴了假肢。在海德拉时的冰球队事件确实暴露了一小部分,但也仅限于被麦考斯基那个蠢蛋知道了他的假肢由金属制成。

没有人知道它究竟什么样子。而如果可能,他希望能维持这种秘密现状。他能猜到如果他的左臂被任何人看到全貌会招来什么样的回应:先是恐惧厌恶,接着是不怀好意的过度好奇。

巴基盯着布鲁斯·班纳的背影看了一会,慢慢把衣服脱下来,扔到一边。

 

班纳很快准备好了麻醉剂和他需要的工具,他最后检查了一遍,转过身:“好了,巴恩斯先生,现在我要......”

他倒抽一口气,未说完的话噎在喉咙里。

“天哪......”

他震惊地看着巴基,过了好一会才试探地伸出手,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归于沉默。

巴基始终一言不发。

门突然被推开,史蒂夫快步走进来。“博士?我刚刚似乎听见有些动静——巴基还好吗?发生了什么?”

他说着往病床的方向去,但下一秒刹住了脚步,反应和班纳相差无几。

“巴基?”

他的目光停在他的左臂。

肩膀处的伤口皮肉外翻固然可怖,但并没有夺取观者的全部心神。真正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的是那道扭曲的红色疤痕,以及粗糙断口下连着的一整条机械手臂。它看上去和柔软的人体相去甚远,泛着冷光的金属外壳甚至显得有些不真实。尽管一看即知是高端科技的产物,也很容易想像当它运作时展现出的灵活流畅,但同样让人看出一声惊叹背后的代价。鲜活与死寂的冲突在此以一种残忍的方式直白演绎,如此强烈,如此矛盾,如此痛苦。

 

 

 

班纳给他包扎完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现在他左臂吊着,用右手拿着手机给朗姆洛打电话。他之前的衣服湿透了,那件病号服彻底报废,现在身上这件T恤对他而言有点过大——史蒂夫拿给他的时候还有点不好意思,不用想也知道这原本是谁的衣服。

巴基花了半个小时说服朗姆洛自己没事,并且只是因为雨大不安全在同学家过一晚而已。现在他的撒谎技术真是越来越高明了——他理解表亲的担忧,但要是被他知道自己出了车祸还受了伤,这事肯定会一直闹到皮尔斯那里。到时候......巴基重重叹了口气。他当然感激史蒂夫和班纳的好意,但凡是见过他手臂真实样子的人下场肯定不会好。

他挂断电话走回医疗室,发现史蒂夫正坐在床边,一见他走进来立刻起身。他看上去像是刚从外面进来,外套上还带着水雾——外面雨小了一些,但还没停——他局促不安地看着巴基,目光躲闪,那样子像是在忍耐些什么。

“我刚从外面进来......我帮你把车修了。”

巴基惊讶地挑眉。“谢了!但是......”一堆问题停在嘴边。他的车撞得很厉害,难道史蒂夫去了桥边?他去修车难道不会惊动朗姆洛?

“我很抱歉。”史蒂夫低声说,垂着头避开巴基的视线。

“嗯?”

“我擅自把你带到这......我应该直接送你去医院的。”

“没关系。”

“你想要休息一会吗?你的肩膀......”

“还好,现在不疼了。”这是句实话,巴基现在确实觉得精力充沛——尽管在精疲力竭的逃跑和缝合之后。“班纳先生是个很好的医生。”

“你可以直接叫他班纳,或者博士。”史蒂夫说,好像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一侧的嘴角挑了起来。“其实他比我大不了多少,但是他已经在诊所工作了,所以——”他耸了耸肩,“老有人以为他是我叔叔什么的。”

我倒是宁愿有个这样的叔叔,巴基想。

“我还没跟你说声谢谢,今天在桥边,要不是你在,我可能不止伤到肩膀那么简单了。”

“不用,我当时只是凑巧在附近。”

真凑巧啊。

“呃,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

史蒂夫静静地看着他。

“你是怎么......怎么把车推上去的?”

“什么?”

“我的车当时快要滑下桥了,肯定是被什么推上来的,否则我不可能——”

“你是不是看错了?”

“我看到你从副驾驶那一侧走过来的!”

但史蒂夫坚持己见:“不可能,我除了把你从地上扶起来之外什么都没做。”

“但我——”

“你受了伤,轻微脑震荡,记得吗?”史蒂夫语气冷淡,“你现在记忆混乱了。”

“我知道自己记得什么!”

巴基的脾气上来了,他不明白这跟他受伤有什么关系。虽然他所看到的太过匪夷所思,但也不是全无解释:即使不是他,史蒂夫肯定也看见了事情发生全程——何必遮遮掩掩呢?

“副驾驶一侧的车门全都凹进去了,我亲眼所见!”巴基说,“你去修车了——你肯定能看到了吧?”

史蒂夫冷冷地看着他,仿佛他刚刚只是在说笑。“你的车门根本没事,巴基。”他接着放缓了声音,“当时那种情况下,你很有可能出现了错觉。

“错觉?你当时在场,你完全看到了当时发生了什么——你干吗要否认呢?”

“我所看到的就是你的车撞在护栏上,然后你被甩出了车厢!”史蒂夫脸色铁青。“你就不能赶紧把这事忘了,想想什么才是重要的!”

“我只想知道真相!”

“你活下来了,这就够了!这就是真相!”

他们怒目而视,在紧张氛围内僵持了几分钟。巴基率先开口了。

“你可以信任我。”他一字一顿地说。“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告诉别人!”

“你想让我说什么?”史蒂夫反问,“我把一辆快要掉下桥的车推回了路上?听听!”他嘲弄道,“即便你告诉了别人,谁会相信?”

你说,我就信!

史蒂夫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随即又恢复了冷漠。

“那你就等着失望吧!”他说完就起身离开了房间。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