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住我巫就不撒手的露克

欧美圈,墙头太多爬不过来,具体的看文章吧。

【盾冬】从你的名字开始 暮光之城AU

 


从你的名字开始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Tips:

我觉得自己写Loki那段ooc了……but我忍不住。



早上醒来的时候,巴基还有些惊魂甫定。昨晚他迷迷糊糊从梦中惊醒,似乎看见史蒂夫正站在窗户边上。惊慌之中巴基打开台灯,却发现窗边空无一人。他觉得自己想得太多,尽管如此,这也无法阻止他在下半夜屡屡梦见那双蓝眼睛。

巴基拉开窗帘,窗户关得好好的,可见昨晚不过是梦中幻象。他走下楼梯,忍不住想到昨天生物课上的谈话,顿时感到一阵紧张。而眼下更值得紧张的事情还在后面:他必须在三十分钟内收拾好自己开车去学校,但现在“上学”这个字眼死死和“史蒂夫·罗杰斯”连在一起,除此之外无论是多国语俱乐部还是选修课(哦不)都无法转移他的注意力。

去学校的一路上巴基都慢吞吞地拖延时间,只有不得已快要迟到时才开始加速。他渴望见到史蒂夫,他想知道为什么他昨天突然态度转变;但同时他也害怕见到他又变回之前的敌对状态。他想起他昨天的变化,突如其来的友善,几乎整节课他们都在堪称愉悦地交谈。巴基几乎能肯定自己并未招致史蒂夫的厌恶或恨意,之前几天表现的怒意很显然不是因为他。他甚至想过与史蒂夫发展友谊的可能,但后来这个想法又被抛之脑后——他们之间的差距太大,这是明摆着的事。

我们不可能成为朋友。

巴基照例把车停在停车场一角,戴上兜帽之后才混进人群往自助餐厅走。但刚走到一半他的所有胡思乱想就都成真了:巴基不过下意识朝周围看了一眼,立刻发现史蒂夫正倚在那辆大名鼎鼎的哈雷的车身上,一条胳膊下面夹着头盔,看上去像是在等什么人。而下一秒——巴基刚要逃走——史蒂夫正好看见了他。这个高大英俊的男孩咧开嘴,露出一口完美无缺的超白牙齿*,然后摘下墨镜——这一连串要命的动作正以慢速在巴基眼前播放,他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迈动两条长腿——两条把深蓝色旧仔裤也穿得像高级定制的腿——径直朝他走来,那直奔目标的气势险些让巴基连走路都忘了。他刚迈出一步,史蒂夫已经到了他身边。

“嗨!”他的开场白还是和昨天一样,同时还朝着巴基微笑。“我......我一直在等你来。”

巴基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呃,对不起?“

史蒂夫被逗乐了,他伸手拉开皮夹克的拉锁,露出里面——紧绷绷的——的T恤。巴基怀疑他是否故意这么穿的。“我只是想跟你说声抱歉,巴基,我昨天有些失态。”他凝视着他,“原谅我,拜托?”

“我——我没生你气,真的。”

“那就好。”他叹了口气,“我真的很抱歉,我当时没忍住......关于你说自己在别人眼里是......怪物......那段话。”

“为什么?”巴基问道。他太快就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了。但史蒂夫再一次沉默不语,过了好久巴基才又一次听到他说话。

“感同身受,”他说,声音很压抑。“你觉得我无法理解你的感受,但是你忘了每个人都有各自成长之前的样子。”

之前的样子?巴基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一个问句脱口而出。“什么......”

“嘿!伙计!”

他的话被打断了。巴基下意识扭过头,山姆在十几米之外冲他挥手,示意他等一等自己。巴基刚举起手想要做出回应,忽然想起史蒂夫就在旁边。他尴尬地转头,希望能解释一二,却发现身边空无一人。

他走了吗?

巴基环视四周,希望能重新找到那个“闪闪发光”的背影,但史蒂夫就像凭空蒸发了一样。正当他不知所措,肩膀突然被狠狠拍了一下。

“我来了!”山姆气喘吁吁,“没想到还能碰见你——你在找什么?刚刚不是还有一个人在你旁边吗?”

他摇了摇头。他们一齐走进自助餐厅,山姆开始谈论英语文学课的论文,并且明智地没有再说起“另一个人”。

一上午,巴基满脑子都是史蒂夫·罗杰斯。当他凝视板书或是课文,所有字母都会自动组成他最不希望又最渴望看见的那个名字;而页边愚蠢的小人插图则突然长出了一头金发,脸上还挂着愚蠢又英俊的笑容。

更糟的是,这种令人暴躁的情形并没有因为巴基的刻意忽视而减轻,相反,每当他试图集中注意力解出一道方程或是理解某个化学式的含义时,他就会不由自主想起昨天的生物课。那时他们之间氛围良好,他甚至产生了关于友谊的幻觉......紧接着史蒂夫饱含怒意的眼神就会浮现,奇怪的态度、意有所指的暗示,所有这些都会重新提醒他坐在这自我幻想有多么愚蠢。

巴基烦躁地看着被自己划得一团糟的书页,他试图悄无声息把它盖过去。但他的动作过于急切,一时不慎将桌子上所有的书都扫了下去。

书本落地的巨响打断了文学课老师滔滔不绝正在兴头上的演讲,而且更加不幸的是其中一本正好摊开在他胡写乱画的那页。巴基手忙脚乱从桌子下抬起头,成功发现自己成为全班焦点。詹森先生怒气冲冲地瞪着他,那样子活像一位被偷走了眼和牙的戈耳工。

“抱歉,先生,我——”

再说什么都是于事无补,巴基看着老师的脸色讪讪闭了嘴。主动退让也没换来什么好结果:放学后留堂一小时。

午休的时候,山姆的嘴都快咧到了后脑勺。他不知从什么地方听来了这件事,显然即使是对于巴基·巴恩斯来说,开学不到一周就被留堂也算是个新闻了。

“闭嘴,威尔逊!小心你被自己的舌头呛着!”巴基瞪了他一眼,终于止住了大笑。他在进餐厅的时候已经注意到史蒂夫的缺席,最后的接近希望也没了,这让他有点恼怒。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只说过两次话、并且之前还彼此“敌视”的人会对自己产生如此大的吸引力。史蒂夫·罗杰斯让他变得像个十四岁毫无理智的追星少女,最可怕的是他还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仿佛他们亲近是理所应当。

“嘿!嘿?”山姆在他眼前挥了挥手,“你还好吧?你今天发呆的次数多的不正常。”

“怎么了?”

“你看起来心事重重,发生了什么?”

巴基避开了这个话题。“我很好......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什么择伴舞会?”

“女生择伴舞会。”山姆耐心地解释,“跟前年在海德拉举办的那届差不多,女孩发出邀请,举办日期在期末——你来吗?”

“我......”

“先别忙着拒绝,这是个社交的好机会。我第一次参加这种舞会时也想逃跑,但是——”他得意地耸了耸肩,“没办法,谁能拒绝‘猎鹰’的魅力呢?”

“得了吧!”巴基嘲笑道。

“你别不信,这会很好玩的!”山姆信誓旦旦,“你之前在海德拉的魅力哪去了,‘小王子’?”

巴基看着山姆一脸奸笑,只想一拳打在他鼻梁上。”小王子”?这么年代久远的事他都记得!

那是巴基加入冰球队的第一年,海德拉在校级联赛上取胜,一时间所有球队队员都成了炙手可热的风云人物。当时正好赶上班级话剧排练,负责编剧的家伙为了出风头,硬生生在这出滑稽的“未来童话”里给他安排了一个角色——一位只负责当背景板,但出镜率不低的“王子”。最终,与巴基的希望背道而驰的是,话剧大获成功,“冰球队员参与”甚至成了一大噱头。而巴基化着妆、把自己塞进紧身戏服在台上站了快两小时的结果就是,他成功得到了“小王子”的称号、并且在女生中间火了一把。

他当然不会把这称为“美好回忆”。他底子不错,要不是目光阴郁和刻意低调的行事作风,稍加打扮便能成为引人注意的那一型。愚蠢的戏剧便成了刺破气球的那根针。如果人们因为你的扮相对你产生狂热兴趣、却又因为你的肢体残疾而对你下意识远离将会产生什么后果?他足足当了一个月的大众谈资才等到这阵“冰球-戏剧热”降温,如果每当走到公众场合听见别人说起自己的名字就能赚一分钱,巴基早成了百万富翁。

从那以后,巴基开始拒绝一切社交/集体活动。事实证明冷处理相当有效,剩下的高中时间内他在也没有遇见过类似困扰——而他也没打算在神盾让历史重演。

他们在上课铃响之前分道扬镳。山姆说服他参加的努力失败了,而这将成为巴基在今日内的唯一一场胜利。更大的地狱等在后面:因为将要留堂的缘故,下午的时间过得飞快。巴基拖着脚不情不愿地走到指定的教室,已经坐在里面的人只有五个,而且每一个看上去都在忙着写些什么。

坐在最前面讲台后的管理员在他推门而入的时候懒懒抬眼一瞥,毫无多余反映。巴基把詹森先生的留堂表格递过去,那位管理员看了一眼后就在上面签了字,随后指了一个角落让他坐下。

大约四十分钟之后,奋笔疾书的五个人一个接一个把自己写的密密麻麻的稿纸交给管理员,后者看了一眼之后就宣布留堂结束。巴基恨不得赶紧溜走,也顾不上关心提前结束的原因。他冲出教室,走进最近的一个楼梯口。

他走的太急,完全忘了这根本不是来时的路。此刻大部分学生都已经放学,大楼管理员已经锁上了侧门。等巴基跑到一楼才发现这一点时已经太晚,无奈之下他只好原路返回,一层接一层找人问路。

他并不走运,连爬了三层都空无一人,走廊上一片冷清,教室和办公室的门都锁了。直到第四层他才终于看到一点希望,其中一个办公室亮着灯,里面似乎还传来交谈声。巴基飞快地朝它跑过去,生怕再晚一步人去楼空。可是当他终于握住了门把想要敲门时,屋内传来的声音让他硬生生钉在了原地。

他听出两个人的声音,其中那位严厉的女士听上去似乎被激怒了,正不停数落着一个学生。巴基很快就明白了究竟发生了什么:被指责的“被告”似乎是个低年级生,平白无故制造恶作剧针对几个高年级学生。虽然没有切实证据表明是这个低年级生干的,但这位副校长却一眼就认出了这场闹剧出自谁的手笔,因此把始作俑者留下进行警告。本来很快能够结束的事情因为那位低年级生的拒不合作和屡屡反驳而拖延成了一场拉锯战,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而且由于低年级生态度傲慢,那位女士已经濒临发怒边缘、言语间隐隐含有通知家长处理的威胁。

显然拖下去对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好处。巴基急于知道走出教学楼的正确线路,并且拖得时间越长被困在学校的风险越大,但他不可能现在闯进去问路。而看得出来如果放任屋内的两个人吵下去肯定后果难看,那个学生很可能会被勒令休学(尽管从语气看来他似乎无所畏惧)。时间飞逝,争吵却漫无尽头。巴基心下一急,壮着胆子敲了敲门。

争执停了片刻,副校长强压怒火的声音响起:“请进!”

巴基深吸一口气,装作胆小的样子低着头慢吞吞走进屋内。如他所想,屋内只有对峙双方。校长站在办公桌后面,双手撑在桌面上。而另一旁站着的学生双手抄兜,态度随意,脸上——嗯?

巴基惊讶不已,他竟觉得眼前这位陌生人看上去相当眼熟。巴基忍不住用余光打量对方。那位低年级生身材修长,肤色苍白,留着黑色中发,此刻的目光正漫不经心地四处打转。他看上去一点都没有一个正在受训的学生该有的反应,仿佛对周围发生的一切都感到无所谓,而自己被请到这里只是为了聊天。

但这不是巴基觉得他眼熟的原因。他之所以看个不停,是因为他的脸让他想起史蒂夫还有他那群被其他人视为怪胎的复仇者朋友。眼前这位不同于史蒂夫或娜塔莎——他当然也有着俊美的五官,但却又有什么不一样。或许是因为他那双不时闪过一丝狡黠的绿眼睛,或许是因为他唇边轻蔑的微笑。

巴基不禁开始想像他恶作剧之前的样子,眼中写满了无辜,故作友善的行为,出众的容貌让人心无防备。任何人被他用那对宝石般漂亮的眼睛看着都会下意识心软,然后又被随之而来的巨大反差激起愤怒。他们越是大声叫嚷、怒骂、反抗,或者像这位女校长一样试图纠正更改,越是让他开心。因为戏弄从来不是目的,被害者的反应才真正让他感到快乐。

“你有什么事?”

校长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巴基吞咽了一下,然后开始他早就编好的解释。他之前把事情听得一清二楚,自然也知道他们争论的重点。校长认为事出有因,而她的“被告”却一味声称自己之所以这么做只是因为“好玩”。或许这是实话实说,但他的态度却惹怒了校长。

巴基编了一个圆滑的故事,其中有所有中学每天都会发生的戏码:暗中欺凌。他利用了自己新生的身份,尽量少添加细节,把重点放在这是个匿名袭击、然后那位低年级生不小心发现了事情经过,出于同样看不惯霸凌者行事作风的动机下间接替他出头,并且他们两个都因为害怕被报复不肯说出真实情况。

这种事一般死无对证。没有谁会承认,又很难拿出证据,任何疑点都能用“担心被报复”搪塞而过。那位低年级生显然也没想到巴基会突然出现演了这么一出,不过他反应很快,立刻配合着开始演戏。十分钟之后,被他们相互配合绕晕了头的校长烦不胜烦,甚至顾不上考虑巴基话里明显的漏洞、直接让他们立刻消失。两个人等的就是这句话,没等她说完就夺门而出。

巴基跟在他后面绕了半天才走出教学楼,他自己跑得气喘吁吁,另一个却毫无影响。他们在墙边并肩站着,远处的停车场几乎空无一人,巴基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自己在楼里耽误了太长时间。

他起身就想往停车场走,但是刚一动身就被叫住了。

“你为什么要帮我?”

巴基转过头,那个低年级生神色古怪地看着他,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就好像他刚刚干了件傻事。

“我迷路了,想找人问路,楼里只有那间办公室亮着灯,所以......”巴基意有所指地停住了。“不是为了帮你,我只是想找个人带我出去。”

低年级生盯着他看了半天,然后突然笑了。巴基被他的态度弄得有些莫名其妙。

“你和他们说的一样,很好闻。”他小声说,语速飞快。

“什么?”

“我是说,你有资格得到我的感谢,”他抬了抬下巴,“而且我知道你是谁,詹姆斯·巴恩斯,我——”

巴基打断了他。

“我也知道你是谁,洛基·劳菲森。”他说,“但你可以叫我巴基。”

 









*形容爱德华的原文,对我故意的。

评论(1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