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住我巫就不撒手的露克

欧美圈,墙头太多爬不过来,具体的看文章吧。

【盾冬】从你的名字开始 暮光之城AU

第五章

 

Tips

我不得不换了生物老师的名字,因为原著中他姓“班纳”。

 

第六章

也许正如他之前所希望的,当他醒来的时候,天色大亮。雾气一扫而空,天空也不像之前一样阴沉无光,只不过——

“你得先帮我清理车道,詹姆斯,不然咱们谁也别想走。”朗姆洛宣布,“这雪下得太不寻常了!

巴基丧气地把抹刀扔回盘子里。没错,今天确实是个好天气......刚刚经历过一场大雪的好天气。这意味着今天一整天巴基都处于可能把自己的手指黏在左臂上的风险,更不用说车道和人行道上恼人的雪水和冰。

他算是平安无事到了学校,但在经过停车场的时候就没那么好运,他被一群打雪仗的低年级误伤,导致一早上头发都湿漉漉的。

山姆用了英语文学和代数课整整两节试图劝服巴基跟着他出去玩雪,无果。到了中间休息,一半的学生都聚集在停车场上,用短短十几分钟完成自己童心未泯的梦想。巴基逆着人流提前去了生物教室,找了一个靠窗的角落。从这里正好能看见打雪仗的人。‘复仇者们’也在其中,甚至可以说是相当显眼——巴基一眼就认出了之前在餐厅见到的索尔·奥丁森和克林特·巴顿,他们正试图比赛谁能往对方脸上扔更多雪球。毫不意外的是,即使是玩雪,他们的动作也展现出惊人的优雅灵活:索尔的雪球伤害更大,但克林特身手敏捷,并且准度更高。

第三个人加入这场乱斗,史蒂夫·罗杰斯,这个名字像烙印一样浮现在巴基脑海里,带起了所有不愉快的相遇经历。他暗暗希望他能被打的抬不起头,但事与愿违,史蒂夫甚至比索尔和克林特两个都要来去自如。巴基看着他迅速躲开一个角度刁钻的袭击,暗自后悔自己没有答应之前山姆的邀请。

看在他之前跑过来帮助自己的份上,巴基决定不跟他计较,反正两个人目前为止还没说过任何一句话,以后顶多是绕着走。

陆续有学生走进教室。巴基收回目光,转向自己的书本。过了一阵,旁边的椅子被拉开了,但是他没在意,还是一直盯着笔记。

“嗨。”

巴基听见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轻轻响起,他抬起头,立刻惊呆了。最近一直躲避不及的罪魁祸首正冲着自己微笑。史蒂夫·罗杰斯谨慎地和他保持一定距离,但朝他坐着。前额弄湿的金发被撩了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巴基觉得他整个人似乎都在闪闪发光。

“抱歉,前两天没能介绍自己。我是史蒂夫,史蒂夫·罗杰斯——你是詹姆斯,对吧?”

“巴基。”

他愣了一下,“什么?”

“我的朋友们,”巴基结结巴巴地说,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他们......他们都叫我巴基。”

但史蒂夫显然对此深信不疑。

“巴基。”他认真重复了一遍,没有丝毫想开玩笑的样子。“听起来挺好的,我觉得。”

什么意思。“你认真的?”

“是啊!”史蒂夫点点头。这时斯坦森先生夹着教案走了进来,宣布这节课进行关于有丝分裂阶段判别试验。每张桌上都有一台显微镜和盛有若干玻璃片的盒子,作为实验搭档的两个人必须按照相应阶段把它们区分开、并记录在实验表格上。斯坦森先生将于二十分钟后进行巡回检查。

“只有二十分钟!不许翻书!”他吩咐道,“现在开始!”

“你先请。”史蒂夫说着把盒子往另一边推了推。巴基抬起头,怀疑对方这么做有所企图。但史蒂夫脸上的神情太无辜了,那双蓝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他,满是期待和愉悦,弄得巴基心生愧疚。

“巴基?要不我先来?”

怀疑被打断了,巴基意识到自己刚刚正犯傻般盯着对方看个不停,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抱歉。”他小声说,飞快地取了一张玻璃片放到显微镜下,然后调到四十倍物镜。他对自己很有把握,看了片刻便宣布:“后期。”

“介意我看一下吗?”

巴基正要拨开压片夹,听到这话的时候立刻停下来,但还是慢了一步——史蒂夫的手正好握在他手上。

天哪。

巴基猛地把手抽了回来,他感觉自己的手像是被埋进了一捧雪又被紧紧冻住。五指冰凉已经不足以形容,事实上,巴基甚至怀疑史蒂夫的手是不是冰做的。他下意识攥紧手指缓和温度,没注意到旁边的人愣了一下。

“抱歉。”史蒂夫小声说。等到巴基抬起头,史蒂夫已经在观察玻璃片了。

“确实是后期。”他赞同道,随即拿起笔开始在实验表格上记录。接着迅速换上第二块,几乎只朝显微镜里瞥了一眼,“前期。”他低声说着,又开始记录。

“我能看一下吗?”

史蒂夫把显微镜让了出来,好像相当自信。巴基急切地看向目镜,但令人失望的是史蒂夫是对的。他只好伸手又换了一块玻璃片。

“前期。”然后立刻又递过了显微镜。史蒂夫同上次一样,仅仅看了一眼就开始记录。巴基注意到他优美流畅的字,那样的字体巴基只在博物馆里才见过、用古老的羽毛笔或上个世纪的钢笔写就。所有的字母都以某种特定角度向右倾斜,写得速度很快,但字迹清晰又整齐——尽管书写者用的仅仅是一根普通水笔。

不出所料,在班上所有小组中,他们第一个完成了这项实验。这让两人无事可做,很快又回到了之前的话题。

“‘巴基“是怎么来的?‘詹姆斯’的变体?”

‘詹姆斯’才没有这种变体。

“是我的中间名,”巴基鬼使神差开口解释起来,并隐隐预感自己可能会管不住舌头。“不太常见......关于某个总统。”

“范布伦?”

“布坎南——不许笑!”

后半句话几乎毫无作用,史蒂夫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他尽量压抑着别笑出声。

“抱歉......抱歉......但我没想到‘布坎南’这个名字能变得这么可爱。”

“什么?”

他好像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不小心嘴快说了某些词。

“哦,咳,我是说——”他结结巴巴,“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关系。”

“嗯?”

连巴基都开始惊讶于自己在对方面前的心平气和,换做朗姆洛或其他人鼻子早被他揍破了。他盯着他的蓝眼睛看个没完,好像能从中获取某种平静似的。

我是不是该对他公平点?

“我是说,我还是第一次收获这种评价。”巴基说,“从没有人这么说过。”

“那——你的朋友一般怎么评价?”

“傻里傻气,之类的。”

史蒂夫开始替他打抱不平,“一点都不傻!”他坚称,态度把巴基吓了一跳,“我觉得挺好的!”

“呃,谢谢?”

金发男孩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做的太明显了。“好吧,”他补救性地开口,“其实我的中间名也关于总统?”

这下巴基来了兴趣,“谁?”

“格兰特。”

“哇哦,尤利西斯·辛普森·格兰特?”

“对!”史蒂夫挑挑眉,“看来某人历史学得不错。”

“之前皮尔斯逼着我背的,他总是希望自己能成为第二个入主白宫的‘皮尔斯’*。我看他挺有希望——再过一百年之后吧。”

“谁是......皮尔斯?”

“我叔叔,”巴基皱眉,“他是个什么政府机构的公务员,整天神神秘秘,但我猜他大概就是个办公室打字的。我到这还得多谢他。”

“你跟他的关系似乎不是很好?”

巴基犹豫了一下。

“确实不好,”他最终承认了。“事实上我们有些互不关心,但我还是得跟他好好相处,毕竟他是唯一一个在我父母去世之后照顾我的亲属。”

“抱歉,”史蒂夫小心翼翼地道歉。“我不是——”

“嗨,不是你的错!”巴基打断他,“车祸,当时我也在,但最终只活下来我一个。”他叹了口气,声音低下去,“上帝、命运......谁知道呢。”

他们陷入了沉默。史蒂夫下意识伸手,看上去像是想安抚他。

“所以皮尔斯成了你的监护人?”

“对,然后皮尔斯出现了,办了一堆手续,把我从圣彼得堡接到海德拉和他一起住,那时我还挺小的。我就在那里开始学英语,上了几年学,最终搬到这里。”最终巴基选择了继续这个话题,”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

“我认为你是自己想搬过来。”史蒂夫断言道。

“算是。皮尔斯要调任纽约,我要么继续老老实实跟去纽约度过最后几学年,要么借这个机会逃过他的看管,”巴基深吸一口气,“神盾镇不可能比纽约更差。”

“你不喜欢神盾镇?”

“我不喜欢寒冷,而这话从一个来自北边的人嘴里说出来还真讽刺。”

史蒂夫若有所思,”但即便如此,你还是没能找到自己想要的......解脱。”

巴基不明白这人究竟是自以为是还是另有所图,主观臆断在谈话中可太不礼貌了。我为什么非得跟他推心置腹不可?他暗诽道,对自己挑起这个话题深感后悔。

“解脱?说不好。我确实应该知足了。要不是朗姆洛同意收留我,我也没机会到这里来。”

“所以你现在是尽力融入?”

巴基抬起头,刚要对这个问句置之不理,但史蒂夫用一种相当关切的眼神看着他,好像在表明这些追问确实是出于想要了解他的渴望,而非别的原因。

“是......我希望我能比在之前的高中过得好一些。”巴基顿了一下,这场心理拷问式的谈话让他有点生气,并让他急于结束。“我是说,从始至终我做一切事的目的都是为了能有个相对正常的生活、而不是被所有人视为异类!仅此而已!——但恐怕你是不能理解了。”他赌气般地补了一句。

他觉得自己这些话肯定会把史蒂夫惹怒,并很有可能毁掉从这节课开始的、好不容易出现的关系改善。但正相反,对方咧嘴一笑,似乎很开心。”为什么你会认为我无法理解呢?“史蒂夫温和地问。

“这很明显:你在学校广受欢迎,从我到来的第一天开始我就不停地听说关于’史蒂夫·罗杰斯‘多么优秀。而且肯定没人会找你的麻烦,你看上去简直像个明星或之类的人物。而我——”

巴基不说话了。

“怎么了?”

巴基犹豫了一下,指了指自己的左手。“之前的车祸......留下了一点后遗症,在我的左手上......”他刻意把目光移开,“这就意味着......我在其他孩子眼里,基本上......就是个......怪物。”

他等了一会,指望自己过分好奇的搭档继续问出问题,或对他的话有所回应。但他等到的只有沉默。巴基转过头去,令人费解的一幕出现了,史蒂夫又恢复了他曾经双拳攥紧、肌肉紧绷的状态,好像被巴基刚才的话给激怒了。

巴基想要缓和气氛,但不知如何是好。他不明白史蒂夫愤怒的原因何在。

这时,斯坦森先生宣布实验时间结束,开始进行巡查。他很快绕到了他们的桌子边上,开始拿起表格检查答案。

“非常好!”斯坦森先生赞扬道,接着目光越过史蒂夫、看向巴基,“你们合作完成的?”

史蒂夫毫无回答的意思。巴基只好点了点头。

“你之前做过这个实验?”

巴基承认了。”用的是白鱼囊胚。”

“你修过大学先修课程?”

“对。”

斯坦森先生露出一个了然的表情。“我看你俩做搭档挺好!”他评论道,接着去看下一组。就在这时,下课铃响了。令巴基毫不意外的是,史蒂夫又像上次一样迅速地冲出教室,尽管如此,他的动作还是优雅地无可挑剔。巴基准备追过去问问,但不确定这是否是个好主意。正当他犹豫的时候山姆已经走到他跟前,帮着他收拾书本。

“嘿,刚刚实验真是难得要命!”他们一起走出教室时,山姆向他抱怨,“你真走运,有罗杰斯做你的搭档!”

 

 

 

*美国第十四任总统富兰克林·皮尔斯(Franklin·Pierce),民主党,声望很低。


评论(1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