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住我巫就不撒手的露克

欧美圈,墙头太多爬不过来,具体的看文章吧。

【盾冬】从你的名字开始 暮光之城AU

第四章

 

Tips

新年快乐yall’s!!!

 

第五章

接下来的一天,好多了,真正意义上的。由于气温一直偏低,没人对巴基到哪都带着手套表示疑惑。他的大部分课都和山姆重叠,正好免去了被不知情的学生发现他的手臂秘密的风险。中午,他照例端着盘子和山姆坐在一起,但是‘复仇者们’再也没有出现,更不用说那个对他不太友好的金发小子。当他们一边吃三明治一边互相打趣的时候,一个女孩举着相机跑过来。

“笑一笑!”她说完就按下了快门,直到她开始查看取景器,巴基才意识到自己还维持着手拿三明治的蠢态。

“莎朗,拜托不要告诉我这张照片会登报!”山姆做了个表示绝望的手势,“这周已经是第三次了!”

“我没在拍你,威尔逊!”女孩回敬道,她收起相机,朝着巴基伸出手,“莎朗·卡特,校报记者,很高兴认识你!”

“詹姆斯·巴恩斯。”巴基谨慎地和她握了握手。莎朗留着一头金色长发,在脑后扎成一束。她身材苗条,打扮利落,并且相机随身不离。

“所以,你就是我的新闻人物了?——我可以叫你詹姆斯吗?”莎朗在得到肯定答复之后立刻发问,“詹姆斯,觉得新学校怎么样?和你之前的中学相比如何?”

“得了,莎朗,放过他行不行?”山姆拦住她,“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挺好的,巴基上了所有课,也见过那群怪胎了,这个话题到此结束。”

莎朗耸耸肩,“好啊!”她朝着巴基神秘地笑笑,“你看上去还不错,所以我猜大概还没人跟你说过关于本地传说的事?总而言之,祝你度过美好的一学年!”说完她拿着相机跑开了。

“本地传说?”巴基问,“是关于‘Avengers’的?我记得你——”

“那都是很古老的事了,在我看来就是愚蠢的迷信!”山姆刻意避开了这个话题,“对了,你下午第一节什么课?”

很不幸,体育。

教体育课的克拉普教练给巴基找了一件训练服,就让他到见习区坐着了。整整一节课,巴基除了坐在看台上盯着同时进行的两场篮球赛之外毫无办法。其实他可以参与一些体育活动,如果情况允许,他甚至可以跟着一起打打球。但一想到这么做的代价是别人异样的目光,他仅有的那点兴趣立刻消失殆尽。

巴基尽量把注意力放在其中一场比赛上,努力通过双方队员训练服背后的缩写分辨他认识的人。他把目光从一个挪到另一个身上,已经快认出来英语文学课半个班的人,有几个他认不出来,还有一个......

巴基皱起眉。就算他猜不出“S·R”究竟代表着谁,光凭那标志性的金发和令人称羡的身材就足以唤回他的记忆。他看着他投出一个又一个完美的三分,手中的球就像被吸在篮筐上。每当他再次为自己的队伍得分时,台下的啦啦队员都会用一阵此起彼伏的尖叫赞美他“漂亮的肱二头肌和雕塑般的小腿”。跟这种人同场打球一定很有压力:一看就是教练眼中的明星球员、无论哪一队都抢着要他,更不用说看台上等着投怀送抱的漂亮姑娘。

史蒂夫·罗杰斯。

如果幻想能实质化,那么罗杰斯身上肯定贴满了舌头。

巴基正想得出神,以至于没发现变故就在眼前。很显然一个长传失手、再加上推搡争抢,篮球直直朝着看台飞过来。场中的大呼小叫惊醒了巴基,一个黑影朝他飞速袭来,慌乱中他在下面的人群中看见了史蒂夫·罗杰斯的脸,震惊的表情里夹杂着着焦虑。他还保持着双手接球的动作。

球已经近在咫尺。巴基下意识抬起左臂——

“砰!”

由于惯性,巴基向后倒下,后脑重重磕在上一层座位的边缘,顿时疼得他倒抽冷气。已经有几个球员跑来捡走了球,还有两三个跑上看台朝他围了过来,试图查看他的状况。

巴基觉得有些晕眩,眼前一片模糊。他的左臂横在胸前,整个人还保持着仰躺的姿势。有个人伸手试图检查他的手臂,也有人伸手想扶他起来,但这一切都没能发生——有人阻止了一切。

“......告诉教练......负责......扶到医务室......快......”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金色在眼前闪过,但巴基只觉得周围一切都模模糊糊,“......感觉好些了吗?”

巴基摸了摸自己被磕到的地方,立刻因为疼痛皱起眉。他艰难地直起身子站起来,两眼发花,手脚失衡。有人小心地扶住他左边的胳膊,围住他的人三三两两散开给他们让路,搀着他的人一路带着他出了体育馆。

呼吸到新鲜空气让巴基的头晕减轻了一些,他下意识想要收回左臂,扶着他的人立刻松开了手。

“抱歉。”他听见一个人小声说,但眼前的模糊使他无法看清是谁。接下来的路他们走得飞快,无论谁在他旁边,似乎都恨不得立刻把他扔到医务室门口。巴基听见玻璃门被推开,接着是之前接待过他的护士的声音。

“天哪!这是怎么了!”

他被小心翼翼扶到医疗床边坐下。头晕眼花终于消失了,巴基用力眨眼试图分辨出是谁帮了自己,但整个医疗室里只有他和护士两个人。

一只冰袋被小心翼翼放在他的脑后,冰凉的触感减缓了疼痛,巴基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护士端着药水和纱布走了过来。

“他可真是个好孩子,是不是?”护士一边帮他处理脑后的红肿,一边跟他闲聊,“我一直都认为牛顿家的孩子很懂事!”

“等等......什么?”巴基捕捉到她话里的信息,“不是罗杰斯把我送来的?“

话脱口而出的一瞬他就后悔了。他的语气太过冲动鲁莽。

“你在说什么?哦,不是!天哪,那一下撞得你不轻,是不是?迈克·牛顿把你送来的,他还告诉我你在球赛中被误伤,因为一个传球失误。”护士放下棉签,“这和罗杰斯先生有什么关系?”

巴基含糊过去了。

 

他向朗姆洛隐瞒了体育馆的事,一来没出什么大事,二来他还不想刚到本地一周就变成众矢之的。晚饭后他又想起关于莎朗·卡特说的“本地传说”,这种事朗姆洛是指望不上了。巴基打开电脑,开始在谷歌上搜索关于‘神盾镇Avengers’的传说,但大部分都是一些无关网页,关于神盾镇的地产广告尤其多。最后他找到一个关于地方民间传说的简介网站,但”神盾镇“/“Avengers”的词条下面只有寥寥几句话:

“民间传说,关于一群被诅咒的勇士如何进行复仇的故事。详情:《关于隐秘超级英雄的研究——复仇者联盟》格雷格著......”

巴基重新搜索书名,得到最近有售的书店在天舰港。他抄下地址,然后合上笔记本。直到入睡前他都在考虑关于如何找借口去天舰港的事。

止疼片生效很快,起码窗外呼啸一夜的风声对他影响不大。等到早上,他后脑的红肿已经消了大半,如果不刻意去碰甚至感觉不到疼痛。他匆匆收拾一番,扎了头发,没等朗姆洛下楼就开车离开了。

停车的时候巴基一直都在试图寻找那辆漂亮的克尔维特和牧马人,但所有车位都被停满了,巴基还是看不到任何’复仇者们‘出现的迹象。

他们大概没来上学。巴基想着跳下车,把书包甩到肩上,但是还没等他走到自助餐厅就被叫住了。

他回过头去看刚刚拍了他肩的家伙,是个同年级的男孩,比他稍高一点,金色卷发,长着一张娃娃脸,看上去有点局促不安。

“呃......詹姆斯·巴恩斯,对吧?”他笑了一下,“我是迈克·牛顿,我昨天帮忙把你送到医务室的。”

噢,真不错。巴基想起昨天护士告诉他的那个人名,装作恍然大悟,“啊,是你啊!多谢了!”

“没关系!”托迈克快地回应,“我很乐意——呃,不对——我只是想说——”

巴基尽量对他的结结巴巴付之微笑,虽然他根本不明白对方想表达什么。

“我只是,嗯,我想说对不起,很抱歉昨天误伤了你。我发誓这绝对是我们最后一次同意低年级的菜鸟加入!对了,你的伤没事吧?”

“已经不疼了。”

“那就好!”男孩长出一口气,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我可以叫你詹姆斯吗?”

“当然,呃,”巴基说,突然计上心来,“迈克。——关于昨天的事,我也想谢谢你能及时跑过来。那种情况下,有些人可能就直接走开了。”

“什么及时跑过来?”

“我在摔倒的时候听见有人站在我身边问我怎么样——我以为是你呢。”

“哦,不是,你误会了,我是说,我确实是那个送你去医务室的,”迈克几乎立刻掉进圈套,“但当时站在你身边的是罗杰斯。”

“罗杰斯?”

“对,史蒂夫·罗杰斯。他当时反应得真够快的,我刚回头,他就已经上了看台!”

“我都不知道他当时也在场上。“

“他有的时候会过来跟我们一起打球,那家伙技术很好,人也不错——至少比他那几个哥们脾气好。”迈克摸了摸鼻子,显得有点不好意思,“其实他挺和善的,真的。但我昨天从没见他那样。”

“什么?”

“他,呃,他第一个跑过去,但等我和其他人赶到的时候他已经皱着鼻子离开了,脸色难看地就像被谁打了一拳。我以为是你们起了争执,泰勒还问他怎么回事,但他只是让我带你去医务室。——当然不是你的错,你当时应该伤得挺重的。”

“你是说他突然生气了?看到我被球砸到?”

“不,‘生气’不太准确,应该是......厌恶?”迈克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对不起,詹姆斯,无意冒犯。‘复仇者’们一个个都挺古怪的,别往心里去。”

巴基摇了摇头表示不介意。接下来他们聊了些别的,但是迈克·牛顿说的大部分话他都没听进去。他一心想着每次和罗杰斯有所交集时对方表露出的不善,并且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究竟是哪里有所冒犯。最后他只能把这归咎于新生惯受的欺凌,以及体育馆一事可能是罗杰斯不小心看到了自己的假肢。

 


评论(10)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