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住我巫就不撒手的露克

欧美圈,墙头太多爬不过来,具体的看文章吧。

【盾冬】从你的名字开始 暮光之城AU

第二章

 

Tips

车是这样的:队2里寡姐的车是雪佛兰科尔维特c7,但我觉得50se霸气的红色更适合一点。牧马人是原著里埃美特的车,越野很适合锤,就沿袭原著了。另外三门版好像是限定版很贵的样子。我不懂车,都是网上查的资料,贻笑大方。

不用纠结为什么高中生会开这么6的车,那大概是因为背后有妮爸爸赞助/给爸爸送膝盖.jpg。

老规矩,只有盾冬剧情,只打盾冬tag

 

第三章

下午只有一节英语文学课,被詹森先生用来放映《奥赛罗》的拷贝。没等下课巴基就溜了出去,他实在受不了教室里弥漫的那阵哭哭啼啼和甜言蜜语混在一起的气氛。接下来他准备回车里耗掉最后十五分钟,然后去医务室报道。

巴基把自己的书包甩到左肩上,压着帽檐飞快穿过停车场。现在低年级已经下课了,他可不想这时候撞见某些对转校生“过分好奇”的混球。拉开车门之前他瞥了一眼天,比早上更阴了,灰蒙蒙一片看不见任何放晴的迹象。巴基暗暗祈祷千万不要在他回家的路上开始下雨。

他在车里百了无赖地听音乐,放了一张摇滚专辑。同时看着车外来往的人群。低年级很快走空了,停车场里只有三三两两靠在车边闲聊。他看了眼表,还有七分钟。巴基决定趁现在去医务室。但他刚准备下车,从教学楼侧门走出几个家伙立刻把他定在原地。“复仇者们”,这个词又从他脑海中复活了。这一次走在前面的是娜塔莎和克林顿,他们共同分享一副耳机,旁若无人。后面跟着那对兄弟,他们和中午看上去截然不同:索尔低声在洛基耳边说了句什么,引得他弟弟恼羞成怒推了他一把,但索尔大笑着又把他拉回自己的怀里。

养兄弟,有点怪,习惯就好。巴基又对自己默念了一遍山姆的话。

四个人径直走向停车位——尽管其中一对打闹着,他们走路的步态仍然优美得不可思议,就像体操运动员那样富有弹性的步子。那个大个子甚至让他联想起某种野兽捕猎前的状态,巴基觉得他大概能一巴掌把自己拍进地下——娜塔莎摘了耳机,然后掏出车钥匙。

巴基瞪大了眼睛。

那是——那是——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出现了幻觉,那是科尔维特50se!他愣愣地看着她拉开那辆红色美人的门坐进去,一时都忘了注意索尔和洛基上了另一辆车——三门版牧马人。

四个人很快消失在学校停车场,而巴基直到专辑播完才反应过来。他手忙脚乱关掉音响,尽量不去想自己竟然在这看见了《名车志》车展现场版,然后看了眼表。该死!已经下课两分钟了!巴基巴基抓起书包锁上车,朝着医务室一路狂奔。

神盾镇高中的医务室和学生指导中心连在一起,必须从指导中心前台经过。巴基顺便交了他早上那张表。

“第一天过得怎么样,亲爱的?”前台的女士——巴基瞥一眼她的胸牌,柯普——正一脸期待地看着他,很明显指望他说点好的。

“挺......好的。”

这句话半真半假,但显然起了应有的作用。柯普女士很快放过了他,巴基转身直奔医务室。

“嘿!淡定点小伙子!”一位护士走过来,“怎么?又闯祸了?”

“不,不是......”巴基叹了口气,从书包里递过自己的证明和处方,“我只是来上点药。”

护士高高扬起眉,这个表情让巴基一阵难受。好极了,截肢的怪胎。

“坐在那,”护士指给他一张空床,上面铺着蓝色的塑料布,“我去给你拿消毒用具。”

巴基照做了,谨慎地拉上帘子,并尽量在那些恼人的塑料布上保持不动。事实证明这是个正确的选择,因为他刚坐下没一分钟,就听见指导中心那扇绑着风铃的玻璃门响了起来。因为护士临走前忘记关门,巴基把前台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相对的,只要正在和柯普女士谈话的那个家伙稍微向后退几步,就能看见巴基正坐在那张倒霉的床上。

“下午好,柯普女士,”这声音听上去温和悦耳,“后天下午的课我可能要请假。”

“原因,罗杰斯先生?”

我去。

罗杰斯可能递了一张纸过去,"我想这足够了。”

“啊,我明白了,不过你可能还需要梅森女士的医疗证明。她去给学生拿药了,你先到医务室等一会。”

该死。巴基僵住了,他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到哪都能和这些“神秘儿童”撞上。但医务室的门已经被推开了,隔着帘子,他能感觉到罗杰斯的动静。对方没有冒冒失失走到帘子后面,他只是拘谨地站在门边,呼吸有些粗重。

他什么毛病?哮喘?巴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回忆起中午在食堂所见,史蒂夫·罗杰斯也是一头金发,蓝眼睛。他的头发比索尔·奥丁森要短,身材也没有后者那么夸张,但仍然好到能参加“健美先生”评选或是让全高中的女孩尖叫。总而言之,他离“生病”十万八千里。

“罗杰斯先生?”护士回来了,声音里的惊喜连聋子都听得出来,“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下午好,梅森女士。”罗杰斯听上去还是那么彬彬有礼,“我来开医疗证明。”

“哦,好吧,你可能要等一会,我得先替这个孩子上药。”

“呃,梅森女士,抱歉。”罗杰斯拦住她,“我比较......赶时间,所以......”

护士有点为难,“好吧。”她走过来把药递给巴基,“亲爱的,你能先自己准备一下吗?”

巴基点点头。心里把外面这个不分先来后到的自大狂骂了个彻底。他解开衣服,稍微活动了一下手臂,然后拆开酒精喷雾的盒子。

罗杰斯的呼吸听起来更重了。护士把写好的证明递给他,“你还好吗?你看起来有点——”

“我很好,”他快速地打断他,尽量表现得和之前一样有礼,“祝您有个美好的一天,梅森女士。”

说完他重重地推开门走了。

“真是个惹人喜欢的小伙子!”护士走了过来,“好了,宝贝,现在轮到你了——哦,你动作可真够快的,已经弄完了?”

 

巴基到家的时候,朗姆洛已经弄了晚饭。他刚一进门就看见自己的表亲系着围裙戴着烹饪手套、手里还端着一盘通心粉。

“嘿!你那是什么眼神?——别愣着,快过来摆餐具!”

巴基把书包扔到沙发上,拿了两人份的叉子,又从冰箱里拿了一打啤酒。

“累死老子了!”朗姆洛嚷嚷着解下围裙,“喂,詹姆斯,学校怎么样?有没有遇见什么火辣的妞?”

火辣的,开科尔维特的,妞。

“我遇上了几个孩子,”巴基言简意赅,叉了一叉子通心粉到盘子里,“山姆说他们住在‘复仇者’之类的地方。”

“你是说尼克·福瑞管着的那群孩子?”朗姆洛开了一听啤酒,“哈!明星儿童!”

“你认识?”

“我不认识他们,但我认识尼克·福瑞,一个搞慈善的,在几年前的事故里瞎了一只眼。”朗姆洛哼了一声,“他拥有这个镇子上一半的地,另外还在别的州有投资,典型的富佬!”

“我以为你看不上这种人,看来你也没什么意见。”

“人不能和钱过不去——他帮我在神盾镇最大的汽修厂找了个活干,那是我来这的第一份工作。不管怎么说,起码让我不用再四处跑。”

“那几个孩子是他领养的?”

“算是吧,或者是资助之类的。他们全住在他在林子边那栋楼里,‘复仇者’。或许尼克·福瑞是神盾镇公认的‘好人’,但那几个孩子可他妈不怎么和别人合得来。你最好离他们远点,詹姆斯。”

巴基笑了一声,又吃了一口。“你说这话很像之前皮尔斯的邻居,叫什么来着, 波尔克?”他漫不经心地回忆着,“她常常冲我大叫,就像你这样——‘你最好离他们远点,詹姆斯·巴恩斯!’”

朗姆洛大笑起来,把啤酒弄得到处都是,“我记得她!老巫婆!她一心以为咱们有一天会杀了她的那群小崽子!”他眨眨眼,“事实上也差不多,我说,谁他妈能想到他们这么不经吓啊!”

巴基跟着笑起来。他想起了之前为数不多在海德拉城的开心日子,有一半都是和朗姆洛折腾出来的。其实他们的关系也说不上多好,只不过相比较皮尔斯——任何人都能和除了皮尔斯以外的人说上话。巴基上初中时大部分时间他们相看两厌,偶尔才合作两天:朗姆洛嫌弃他是个从北边来的傻小子,满脑子就知道怼皮尔斯;而巴基则认为搞不好朗姆洛是皮尔斯的最大帮凶,另外还蠢得没智商。

直到后来朗姆洛高中毕业,二话不说拎了行李就跑,彻底跟皮尔斯决裂,把巴基看愣了。那之后他们才有所缓和。皮尔斯调任给了巴基最大机会,而朗姆洛也乐意接受第二个逃家者。

吃完饭,巴基洗了碗就上楼去对付他的家庭作业,朗姆洛坐在电视机前看他的棒球。巴基把作业摊在桌子上,飞快洗了个澡(感谢他铁胳膊的防水零件)。这间屋子令他特别满意的地方就是干燥,让他想起海德拉城的气候。巴基把头发擦干,然后扎起来,开始对付他的作业。

那天晚上巴基很早就躺下,新旧交替搞得他筋疲力尽。他默默希望能在任何麻烦到来之前再给他一点时间适应,然后就睡着了。

 


评论(1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