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住我巫就不撒手的露克

欧美圈,墙头太多爬不过来,具体的看文章吧。

【盾冬】从你的名字开始 暮光之城AU

第一章

tips

这章出现其他cp,但是没有具体情节因此还是只打了盾冬tag


第二章

第二天早上他是被朗姆洛收音机和手机闹铃的混合交响吵起来的。他的表亲起得出人意料的早——而且——竟然——做了早饭,巴基闻到炒蛋的香气时险些以为自己还在做梦。以前他们住在一起的时候,轮流做饭朗姆洛向来是能逃就逃。每次保姆请假回家都会引发一场灾难,可能也就是巴基学会给他俩各弄点东西吃以防饿出人命。

“你起得早了点,詹姆斯!”朗姆洛在楼梯下面冲他嚷嚷,“你该再睡会——现在离上课还早!”

“我得先找到学校,然后再去行政办公室之类的地方报道。”

“真麻烦!”听上去像是朗姆洛往炒蛋上挤了点酱,“我怎么不记得上学还有这么多事!”

“那是因为你根本不去!”水龙头开着,巴基不得不大声喊起来,“你做了早饭?”

“省的你他妈再说我能把自己饿死!之前每次让你做点饭你没少骂我!”

这顿早饭吃的说不上安静,朗姆洛一直开着收音机,并且持续不断跟巴基絮叨关于那辆旧车,完全忘了他俩是同时间考的驾照。巴基则努力吞下碗里的麦片粥和炒蛋,好像这样就能缓解因为紧张带来的反胃。

“你确定不用我送你?就一点路也不远。”

“不用,”巴基彻底放弃了,把勺子扔进水槽,“我宁可自己去——早晚要面对。”他把书包甩到肩上,“第一天在神盾镇上学,真是个好天气。”

现在倒是没下雨,不过大雾弥漫。巴基把自己塞进驾驶座,立刻摇下窗户,这辆车里老有一阵挥之不去的烟味。有免费车开就不错了,他想着,这些都是小问题......一瓶喷雾应该就能解决。

这辆车除了太旧,毫无问题。这就是有个在汽修厂工作的车主的好处,况且它看起来和神盾镇大部分车子一样平平淡淡、毫不起眼。神盾镇高中很好找,至少在没有导航的情况下,巴基沿着公路没开多长时间就看见了它立在草坪上的牌子。对于一个只有三百多人的高中而言这学校还算大,当然和海德拉城的那所比不上。不过小总有小的好处——他只转了一圈就找到了行政楼。巴基把车停在路边,然后拉上兜帽,谨慎地下了车径直朝门口走去。

他来的确实有点早,办公室就在一层,灯火通明,但一个学生都没有。巴基推开了那扇玻璃门,上面绑了一只恼人的风铃,他刚进去半个身子,前台后面坐着的女士立刻抬起头。

“你有事吗?”

她就像所有行政办公室老师一样,盘在头顶的头发、巨大的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和永不放下的圆珠笔。

“我是詹姆斯·巴恩斯。”

她立刻瞪大了眼睛,尽管持续时间很短,巴基还是明白了其中的含义:从大城市突然转来小镇的陌生男孩,被校方要求“特别关照”的残疾学生——任何人都能用这种题材编出二十个身世凄惨的故事。

“欢迎来到神盾高中,孩子。”她的声音里有一种奇怪的温和,态度突然软化下来,“这是你的课程表——校园地图,还有——签到表。”她把好几张纸排在台子上,并且核对了一遍课程和教室,“把最后这张表带给每门课的老师并让他们签字。”说完她露出一个巨大的微笑,“我希望你喜欢这里,詹姆斯!”

巴基尽自己所能回应了她的好意,然后拿着这堆文件重新回到车上。他重新把车开到停车场停到一堆二手车中间,并且为自己这辆并不显眼而感到轻松不少。整个停车场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停在东侧车棚里的一辆哈雷街头750,巴基连惊讶都顾不上、差点对着它吹口哨。

他锁好车,拉低兜帽,混进人流,跟在几个说说笑笑的学生后面找到第一节政治学的教室。教这节课的教师刚一看见他的卡片就愣住了,在长得令人发慌的审视之后终于签了字、简短地表示欢迎。接下来几节课风平浪静:三角学、生物学和科学课的教师全都替他避免了自我介绍的尴尬,只是让他到指定位置坐下。并且——出人意料,他在这里遇见了山姆·威尔逊。

这个来自纽约的小子和他一样总是来来去去的、在各个城市不同学校间周旋。威尔逊先生是一名军人,因此由于驻扎地点的变更,他从小就不停经历搬家、定居、搬家的过程,这也成了他们认识的契机。试想两个正值青春期、有过相似经历、还都爱好体育的青少年凑到一起能干什么?山姆是个少有的不在乎自己的朋友有一条铁胳膊,并且还不把这事经常挂在嘴边上的人。他们成了朋友,度过了不少快乐日子,最后在海德拉中学的上一学年互相道了别,因为山姆要经历最后一次搬家:他父亲终于光荣退役,而他母亲只希望能住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城镇。

巴基知道山姆也在华盛顿州境内,但再详细的地址他就开始模糊——克拉姆郡?他记得山姆曾家发邮件告诉过他,而他因为要来神盾镇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

“不怪你,兄弟!”山姆在往试管里倒溶剂的时候低声说,“我们又搬了一次家——之前在另一个镇上的房子出了点问题,最后才到的神盾镇——我忘记你告诉你了!”

巴基接过试管震荡,装作漫不经心看结果,“你来这多久了?”

“比你早半学期,”山姆耸耸肩,“待会一起吃饭?”

巴基松了口气,独自一人端着托盘在餐厅里晃荡的危险解除了。

下课了。他们拎着书包去餐厅排队,巴基挑了一瓶汽水和苹果派。

“这么点?”山姆叼着他的圆面包,含含糊糊地问,“你不饿?”

巴基摇了摇头。他们挑了一张桌子坐下,山姆开始解决他的午餐,巴基漫不经心旋开瓶盖,打量四周。

神盾高中和其他任何一所美国中学一样,在餐厅就能看出学校内的势力分布、而且分布得千篇一律,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看出自己有兴趣加入哪一波。如果他在那个中午没有东张西望,或是过分好奇,或是因为几个学生向山姆打听,也许后面的一切都会照常发展——他会在这里待上两年,毕业,然后选一个离纽约越远越好的大学。但他当时还不知道自己的一个问题会带来什么,他关注的只是如何至少记住和自己一起上课的人、以及如何打发掉剩下的半天。

“这里唯一的缺点就是活动没有海德拉丰富,但是人可比那边的孩子友善多了。”

“什么?”巴基回过头。

“你又在观察了四周了——你的老习惯。”山姆指了指他,“嘿!你想不想参加社团,或者是校队什么的?你懂,游泳队、篮球队、记者团......跟我说一声就行!”山姆咧嘴一笑,“我认识一些人,他们恰好是管事的,比如牛顿家的——”

“他们是谁?”

巴基打断他。山姆回过头,正好看见索尔拉着他的弟弟走进餐厅,后面是娜塔莎和克林特,史蒂夫最后一个走进来。他们出现的瞬间立刻吸引了餐厅过半的目光,但大部分学生只是习以为常地观望一眼,然后再次投入到自己手边的事情中。

除了巴基。

他初来乍到,对这所中学里的任何事情都相当警惕。如果说一上午所见和在海德拉城截然不同还能勉强接受,现在这群人的现身则让他绷死了每一根神经。他们鱼贯而入,成双成对,毫不在意周围。每一个人的容貌都像杂志封面的明星那样引人注目,‘英俊’或‘美丽’用在他们身上都显得太过庸俗。这五个人坐在一张桌子边,似乎只跟彼此交谈,面前的托盘里也只有几瓶苏打水。其中红发的女孩漫不经心抛着一只苹果,而第一个进来的留着金色长发的大个子撕开一只三明治的包装。

“那是‘复仇者们’,很显然我们中任何一个都跟他们格格不入。”山姆耸耸肩,“他们住在森林边那栋属于尼克·福瑞的房子里,他可能是把它租给他们了或是怎么样。因为那栋房子的门牌上印着’Avengers‘这个名字,所以我们都叫它’复仇者‘,可能跟当地传说有关。现在,听好了,虽然我觉得你可能没机会跟他们打上交道——他们谁都不理,真的——但以防万一,毕竟你是个转校生。

最左边那个金色长发的大个子是索尔·奥丁森,他刚来这的时候我们都以为他是个大学生。不少女生迷恋他,因为......你也能看出来,这家伙简直跟个天神一样;但是自从他弟弟——比他第一个年级——入学之后就没人敢这么做了。记住那个绿眼睛、黑色中发、衣着相当挑剔的男孩,洛基·劳菲森,千万,千万,千万,不要惹他。当我说不要惹他时,我指的是参与任何和索尔·奥丁森相关的事。”

“你说他们是兄弟?”

“哦,养兄弟,不用觉得怪,习惯就好。”山姆哼了一声,“接着——坐在中间的,红头发的是娜塔莎,相当火辣的妞,不过名花有主。如果你不小心看上她,祝你好运。她男朋友克林特巴顿——坐在她旁边的那个——能在百米外射中你的屁股。他是个职业练射击的,而我甚至都不知道这究竟他妈合不合法。友情提示:据说惹到洛基会让你生不如死,但惹到娜塔莎会让你生死不能。虽然这话是真是假还没人敢尝试,但你记住就是了。”

“那个是谁?”巴基皱起眉,“金发的,最后进来的,他——”

他看了我一眼?

巴基紧紧抿住嘴唇。他能清楚地看到那个金发的落单男孩皱着眉转开目光,裸露在白色T恤外的手臂绷紧了每一寸肌肉,就像在忍受某种让人厌恶的东西。

“哦,那是史蒂夫!”山姆松了口气,“老天,这帮人里他最正常!他挺和善的,有一次在体育场里还帮我捡了个球。他单身,懂?但很显然这里没一个男孩或女孩配得上他,因为他该死的帅,简直帅到让所有故事里的白马王子超级英雄都自愧不如。你要是想追姑娘记得躲他远远的,否则还没等你开始,他一个眼神就能让你的妞乖乖跟着走!”

巴基仔细打量了山姆一会。

“你在他手上吃过亏,但是因为他一次善意举动你决定不计较了。”他嘲笑道,“山姆·威尔逊,自称的‘凡间丘比特’,嗯?”

“那是意外!”山姆哀嚎,“我连话都到嘴边了,谁知道会这样啊!不过折在这种人手里不算输,我是说,看看他,无论男女,从来只有为他撕斗的份,就没见他对谁动过心!”

话题被带开了。巴基的注意力转移到山姆可怜的情史上。他们互相开着玩笑,一直坐到餐厅打烊。等到巴基离开时,他几乎已经把遇见的那群‘怪胎’忘在脑后,并坚信自己未来两个学年内都不可能跟他们打上交道。

 


评论(1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