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住我巫就不撒手的露克

欧美圈,墙头太多爬不过来,具体的看文章吧。

【sherloki】金鱼和蝼蚁(补档)

弄臣-第四章

我成功了!!!我会外链了!!!

 @水木秋分 thanks!!!


弄臣-第四章

说点絮叨的:因为这一章写到“声东击西制造混乱”这个经典把戏,让我想到电视剧神夏里丑闻那一集他们为了闯进艾琳的家,故意装成被抢劫。临行前sherlock在221B试衣服,把john吓了一跳还问他在干嘛,结果sherlock穿着消防员的衣服很快跑出来,嘴里念叨着“这身不行”又跑进去。当时看的时候没什么反应,后来就“等等不对啊”,才想起来出处。原著《波西米亚丑闻》那一章,sherlock为了找到Irene藏照片的位置,在她的房子里放火(就像John弄响了火警警报器一样)扔了个烟雾弹,自己装作被烧伤成功混进了Irene的起居室。

所以魔法特让他换衣服是为了吐槽原著里sherlock真的玩了火吗......

 

 

 

 

 

他们站在卧室里各自一脸苦大仇深。Loki连着放了几个清新咒,sherlock皱起眉。

“拜托别告诉我她在自己家里烂掉了!”

“我不这么认为。”sherlock慢慢在床边蹲下,用手电照亮床底,“哈!通心粉!真让人食欲大开!”

他用扫把把那堆外卖残骸从床下面勾出来,上面还订着单据,显示是三天前从某个意式快餐店送来的晚餐,可惜现在已经成了一坨和快餐盒黏在一起的霉菌培养基。

“她恐怕根本没回来过。她家里除了钱包、钥匙、手机这些随身携带的东西之外一件没少,还有这些——”sherlock掀起洗衣机的盖子。

“你能不能先警告一下再打开!”

sherlock挑了一下眉,他被Loki避之不及的样子大大取悦了。没散开的腐烂食物加上闷在洗衣机里的脏衣服,绝佳的室内清新剂搭配。

“我们现在能走了吗?既然你都知道了她从没回来过,而且也很有可能再也不会回来?”

“我还以为你挺享受呆在这呢!你跟着我进来的时候可没见你抱怨。”

“不会有下次了!”Loki沉着脸,“以后宁可等在外面也不会再进半步!”

这可就奇了,sherlock想。一个迫不及待想要进来,另一个唯恐不及只想出去。

“我一定是看漏了什么!她不在公寓,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报案声称发现了她的尸体。手机联系不上,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她认识的人中谁有可能与此事相关——”sherlock长出一口气,“我的天,我真是蠢透了!这和盲眼银行家没有任何相似!作案者删掉那段录像不是为了隐藏自己绘制图案的踪迹——或者说这不是主要目的——而是为了隐藏自己劫走Jones的事实!”

“你是说她不是自己离开的?”Loki拿起一旁的台历,“也有可能,毕竟她给自己列了今天的待做事项,上面可没写着逃跑:值班,收拾屋子,补充杂货,以及——”

他皱起眉。

“‘鲱鱼?’”

 

 

 

 

“鲱鱼”酒吧离Jones公寓只有一个街区左右,但位置偏僻。他们费了一番功夫才找到它位于小巷中的隐蔽入口。这间酒吧的主人是个海钓爱好者,前水手,因为混到现在只剩下这家店,所以对自己的之前的经历念念不忘。酒保口风很紧,除了承认Jones确实是这里的常客外没有给出任何有效信息。

“他警惕过头了,该死的!”饶是sherlock也忍不住骂了一句,“你看见他说话时下意识的身体动作了吗?朝一侧歪着身子,如果我跟着他往那个方向凑,他就会歪的更厉害,因为那扇酒架后面有一道暗门!这年头如果哪间酒吧没点私藏的小秘密才会叫我惊奇!”

“酒架第二排那只空了的威士忌瓶子,“Loki慢条斯理地戴上手套,”他把机关做的太明显了,蠢货!——你就不想进去看看?“

“你觉得那地方和Jones有关?别忘了她逃回德比郡的嫌疑还没排除!”

“那也不妨碍我们先找点乐子。你来不来?”

sherlock哼了一声。他们走到正对面的一家餐馆吃了晚饭,透过玻璃看着对面进出的人群多了起来。

“所以,有什么计划?"

“你制造点动静,我趁机溜进去看看有什么可疑的。大概需要五分钟左右,而且还必须闹得足够大、好让他们无暇顾及那道暗门的事。”

“嗯,所以你打算一个人抢走那点乐趣、而放任我去当坏人了?”

“分工而已,你有更好的办法?”

“可能我还真有更好的办法。”

 

 

 

三十分钟之后。

“这就是你说的更好的办法?”

“哦现在你又有的说了?”

sherlock侧身躲过飞来的酒瓶,“你没告诉我你的办法是这个!”他大喊着,抄起一只托盘扔了出去,“趴下!——你没告诉我你要引起一场酒吧斗殴!”

Loki用他的权杖击碎了一只杯子,碎片混合着酒水在半空中炸开,“你是那个一开始说想要点动静的人!”

“别说了!现在——不是——吵架——的——时间!”sherlock每说出一个词就挥出一拳,然后把那个满脸是血的家伙扔进人群。“你的魔法能坚持多长时间?——真不敢相信我竟然说了这个词!——多长时间?“

“最多十分钟!这是个失误,咒语散开了,所以我并不能——”Loki一杖甩在某个家伙的下巴上,“——不能准确估计时间!”

“足够了!快走!"

两个人一前一后翻进吧台,sherlock身手敏捷地推了一下那只空瓶子,酒架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动静,露出一道门。他们像两只猫一样钻了进去。

“行了!搭把手,把门关上!”

一门之隔,争吵和斗殴的声音还在持续,sherlock拉开墙边的电灯开关,靠在墙上喘气,Loki紧挨着他,手里还攥着那根伪装的手杖。

sherlock的额头上被擦伤了一块,顺着脸向下淌血,双手关节都破了。Loki只比他好一点,他的西装都被酒浇湿了,衬衫紧绷绷地贴在身上。

“怎么样?”

“这是我这两天......打过......最痛快的一架!”

“你在笑吗?”

“没有。”

但sherlock的肩膀抖个不停。“还记得在苏格兰场那次吗?”他磕磕绊绊从笑声中挤出一句话,这下连Loki都开始笑了。

“打的好(good fight)。”

“你也是。”

他们支起身子打量室内,这地方空间大概有酒吧内部的一般,墙边上全是小号的酒桶,后面有最大的几乎能装进一个人。sherlock走过去敲了敲,捻了一点灰尘,又闻了闻。

“我错过什么好戏了?”

“一点称不上错过!”sherlock掸了掸手,“走私蒸馏酒,这就是他藏了半天的秘密!最近这三桶是在几天前送来的,全封死了。他干得相当小心,基本不留痕迹。”

他一个接一个检查那些桶,大部分都被略过了。直到sherlock在其中一只面前停下。

“你能把它弄开吗?或者炸开之类的?”

“你觉得它有问题?”

“没有灰尘,而且密封痕迹很新,这只刚被放进来几小时。”

Loki用权杖对准那只桶。

“砰!!!”

桶盖碎成几块,液体喷涌而出,接着一个扭曲的、裹在防水布里不规则物体滚了出来。

“躲开那些液体!”sherlock冲过去把Loki拉开,他抬起袖子掩住口鼻,“甲醛?”

“你需要我把那些水也弄走吗?”

sherlock摇了摇头。他在四周找到一根锈撬棍,然后把那堆防水布拖了过来。他用小刀割开了最外面的胶带,然后拉开最外面的防水布。

“那是......?"

一双脚。

 


评论(1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