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住我巫就不撒手的露克

欧美圈,墙头太多爬不过来,具体的看文章吧。

【盾冬】万圣节快乐-铁皮人

前言:他们不属于我

作为一个盾冬党光吃不产肥肠惭愧。好不容易产粮却不好吃更加惭愧。不好吃的粮里盾冬只有一个李子核那么多惭愧到爆炸。

大家万圣节快乐

🎃🎃🎃🎃🎃🎃🎃🎃🎃


巴基发誓他根本不是惹哭男孩的真凶,他只是恰好路过而已。他还在逃亡途中——手里拎着六个李子的,逃亡途中。
不要笑,不是每个胡子拉碴的流浪者都能赶上超市万圣节特价、而手里的钱刚好够他可以不引人注意地买一盒李子。
说回男孩。
事件起因如下:巴基经过一个街区时为了避开监控或人群走小巷,但他万万没想到一群孩子比他还早占据了最佳隐蔽点。一股由三个幽灵、四个巫师、两个僵尸和其他生物(迷你型号)组成的大潮朝他迎面而来,气势汹汹,直接导致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都毫不畏惧的士兵史无前例地开始手足无措。几乎是瞬间,巴基的左手摸向匕首,顺势把李子掩向身后——他全身都被紧张吊了起来。
但幽灵和巫师大军停都不停一步,他们嚷着“不给糖就捣乱”绕过他继续行军。彼此之间推推搡搡、数不清的南瓜灯在手上晃来晃去,时不时有剥糖纸的哔卟声夹杂在大呼小叫中间。一转眼的功夫孩子们跑了过去,留下巴基一个人在原地,手上拎着六个李子。
之后意外就来了。
领略了一番节日气氛的士兵刚要继续赶路,一团黑影朝着他冲过来。猫儿的毛又炸了起来。巴基巧妙往旁边一躲,接着伸手拽住对方胳膊,跟着就要一拳上去——
等等
他挥拳的手停在半空。
这是……胳膊?
手指间传来奇异的毛绒触感。
他分明拽着一条爪子。
黑影不动了
巴基还在犹豫要不要打。他当时仔细考虑过各种情况,但唯独漏掉了——
爪子的主人一瘪嘴,“哇”一声哭了出来。



好吧,他就是惹哭孩子的真凶。



二十分钟后,一大一小两个人坐在路灯边上。要是有人此刻路过肯定会觉得他们的服装品味奇怪:一个看起来像是个流浪汉,怀里还揣着一盒李子;另一个孩子身上穿着滑稽的毛绒套装,头套扔在一边,弄不清他究竟想扮演什么。
真是奇怪的组合。
“你把我抓疼了!”男孩——看起来才八岁大,脸上是大写的不开心,不过红着眼睛没什么说服力。“你怎么赔我!”
巴基看起来手足无措,他很久没碰上过这种——他从来没碰上过这种情况。
“对不起。”他轻声说。眼睛盯着路面。
“你害得我哭了!”
“对不起。”
“我现在追不上队伍了!”
“对不起。”
“我没有糖果吃了!”
“……对不起。”
“你除了这个还会说别的吗?!”
巴基想了想,递给他一颗李子。
男孩看了一眼,鼓着脸颊接过去。
“这个差不多,”男孩看上去心情好了一点,“但是我还是想吃糖。”
巴基不知道怎么回答,但是他不能冒对方再次哭起来的风险。
“我可以……给你弄来一些。”那些篮子看上去挺好偷的。
“不!我是想吃我自己要来的糖!”男孩指着自己的头套,“今天是万圣节!”
这个毛绒头套相当大,制作者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往上面缝了一圈长绒毛和假胡须。即使是十一月份戴着它也太热了,男孩出了一头汗,湿漉漉的金发贴在脑门上。
“万圣节……是什么?”巴基犹豫再三,还是问。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男孩给了他一个“你是不是傻”的眼神,“万圣节就是大家都化妆打扮,然后挨家挨户地要糖。谁的装扮越恐怖谁得到的糖就越多!如果他们不给,我们就要进去捣乱!”
“那你……是什么?”
“是狮子!你看不出来吗?”男孩得意洋洋,“我妈妈亲手给我缝的,是不是特别吓人!刚刚吓了你一跳吧!哼!要是我能追上队伍,我就是全街区最吓人的装扮了!”
巴基很聪明地没有接话说自己根本没认出来他穿的是啥。
“你是什么?”男孩问,戳了戳他的破马甲,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是——”
“我知道你扮演的是什么了!”男孩指着他露出的一截的金属臂大叫。巴基立刻坐直身体,一只手背到身后。他不想这样做,他真的不想。他们刚刚分享了李子……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这样平静地坐在什么地方、把逃亡追杀忘在脑后,只是坐着,然后和他人分享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是铁皮人,对不对?”
巴基愣住了。
“被我猜中了!哈!我其实早就知道了!”男孩跟他解释,“你是《绿野仙踪》里桃乐茜的伙伴铁皮人!你最终会得到一颗心——真正的心!”
“我不会的。”巴基小声反驳。我的心被封冻了。
男孩耸耸肩,“你会的,故事里是这么写的。——其实我特别喜欢这个故事,但是我不敢跟别人说。”
“为什么?”
“他们说《绿野仙踪》一点都不‘爷们’,”男孩低声说,“我是个男孩,我应该喜欢钢铁侠和美国队长之类的。其实他们我也喜欢,但是我觉得《绿野仙踪》挺好的啊!”
“这是个……好故事。”巴基撒了个小谎,他根本不记得这个故事。也许他以前听过,但是……现在他宁可先把注意力放在让话题不出现“美国队长”之类的字眼上。
“对!我也这么觉得!你肯定听过吧,这是个关于‘回家’的故事!最后桃乐茜回到了家,稻草人拥有了头脑,铁皮人拥有了一颗心,而狮子——”
男孩不说了。过了一会,泪水漫上了他的大眼睛。
巴基又递给他一颗李子。
“狮子、拥有了、勇气,”男孩哭唧唧,“我永远也不会拥有那东西——我太胆小了!其实我骗你的,我本来就追不上队伍!他们都不愿意带我玩!我穿着戏服走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叫我‘胆小猫’!”
巴基忽然感觉得到一阵怪异的熟悉,好想他从前听过这个故事,关于哭泣的男孩,和勇气。
“为什么?”他问。
“因为我太矮了,而且太瘦了。”男孩撸起袖子让他看自己藏在毛绒下的手臂,“我比同龄人都矮,不管喝多少牛奶都不长个!而且我一直都……我打不过他们!”
巴基僵在原地。他应该说点什么——说点什么!他应该揽住男孩的肩,露出一个微笑。他应该对着那些欺人者的鼻子狠狠揍下去,然后用最恶狠狠的语气——“别再让我看见你们!”——他不应该就这样坐着,看着男孩抱怨自己弱小无能。
“你——你一点都不弱,”他结结巴巴开口,“当你长大以后你会变得很强。现在,记着,当他们欺负你的时候,你就打回去。没关系,有我在呢,我会照顾你的。”
这些话从哪来的?他怎么会这么说?不、不,他不应该说这些——他不会说这些。这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巴基”该说的话。冬日战士不会说这些。
男孩瞪大眼睛看着他。
“谢谢,谢谢你的安慰,不过我——”
“你会有勇气的,在故事里狮子得到了勇气,”巴基说,“你也一样。”
男孩点点头。他们共享了一段平静的时光,每人手里拿着一个李子,肩并肩坐在路旁。直到男孩无意间看了看手上的表。
“快九点了!可是我连一块糖都没有!他们肯定已经拿着篮子回去了!我不想一块糖都没有就回家!”
巴基想了想。
“别担心,”他最终拍了拍男孩的肩,“我会照顾你的。”



半个小时后,所有住户都抱怨连天,整个街区的糖果被一大一小两个穿着奇装异服的人洗劫了。穿着滑稽狮子戏服的孩子敲开你的门要糖果,而如果你敢说没有,他身后就会冒出一个头戴铁桶的家伙,一边嚼着李子,一边漫不经心把手里的匕首挽成一朵又一朵的花。
住户们都说自己不约而同感受到一股肃杀之气,仿佛冬日提前降临,令人不寒而栗。
当然这都是后话。
现在“狮子与铁皮人”组合回到他们结盟的老地点,男孩篮子里的糖多的装不下,巴基用自己的铁桶替他分担了半桶。
“哇!”男孩嘴快咧到耳根,“全街区最多的糖果!干得漂亮,伙计!”
巴基把半桶糖递给他。
“送给你吧!你不要吗?”
巴基把半桶糖递给他。
“.……好吧。”男孩接过来,“你家住在哪?我明年还可以找你玩吗?我家就在这条巷子的尽头,很好认的!拜托明年也一起参加万圣节吧!”
巴基犹豫了。他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内心深处有一部分让他不忍心说“不”,但其他部分还在提醒他自己是个逃亡的杀手。
你是冬日战士,一时半会的温情改变不了你的本质。
“我要……回家,”巴基艰难地说出这两个词,“我不能待在这。”
男孩看上去很失望,他的眼圈又红了。
“我妈妈说,我们最终都要回家的。”男孩抽出一只手,“很高兴认识你,铁皮人,我叫——”
远远传来一声呼唤,男孩飞快握了一下他的手,“我得走了,抱歉,这是个很棒的夜晚!——来了,妈妈!”
狮子的身影消失了。巴基一动不动,他刚刚把最后一个李子藏在了那半桶糖里。
我们最终都要回家的。
但是冬天没有家。



很长时间以后。
“巴基?”他被自己昔日的敌人捉住了,“巴基!你还好吗?”
他们刚刚打了一架,他有些生疏了。现在他很累,他不想回答,他不想逃了。
有勇气的狮子找到了他。冰层破了一个小口,冬天结束了。
“你妈妈的名字叫莎拉,你以前往鞋子里垫报纸。”
铁皮人找到了他的心。
铁皮人要回家了。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