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住我巫就不撒手的露克

欧美圈,墙头太多爬不过来,具体的看文章吧。

(一点絮叨……纵观全书最不明白为什么雪伊会背叛提利昂。无数解释都是关于雪伊贪财、雪伊职业本质,无数解释看起来都合情合理。大概只是我自己一直不愿相信。
大概只是又被马大叔骗过了。)




他急躁地撞开门
她站在阳台上。
层叠帐幔抚过雪伊的玲珑曲线。光线太过吝啬,提利昂甚至看不清她裸露在外小巧的双肩。
“雪伊?”
他有点急不可耐,“雪伊!”
女人转身撩开帘子,当她的脸清楚进入提利昂的视野时,他忍不住屏住呼吸。她的步子柔软如猫,连走路都像舞蹈。
“怎么了?”
她还在。一个念头从提利昂脑中闪过,他看着俯下身吻在他的头顶。
动作再自然不过。
就像他每一次回到首相塔时受到的欢迎一样。
“你太美了……”
她咯咯轻笑着,手臂环住他的头。提利昂嗅到她皮肤上的气味,仿佛浊流中飘过一支百合。
她美的像梦一样。
而他比现实还要丑陋。
提利昂搂紧她的腰。
“别走,好吗?别离开我……”
他肯定是喝多了,在这发酒疯,恳求一个婊/子。
他不觉得自己还有残存的神智考虑行为是否妥当,他只知道恐惧。当瑟曦威胁他的时候,这头野兽冲进大脑,把一切克制和理智撞的七零八落,搅成一团混乱。
他很累,他想离开,想把国王之手的徽章从胸前扯下来狠狠摔在他父亲脸上,想现在就把雪伊藏进箱子、连夜逃走。
她不会知道自己那些疯狂的梦。
她只是依然笑着,说,“我的雄狮”。
那个时候他还能听见女人的温言软语,他眼里还有她写满坚定的脸庞。那双极具异域风情的眼睛太有说服力,提利昂几乎当即缴械投降。
我当时喝醉了,他事后辩解。我给迷惑了……谁知道异邦人都懂什么歪门邪道……她可是个妓/女。
是雪伊的罗拉斯口音太过柔和,青亭岛的夏日红后劲太大……还是他那颗藏在畸形身体里的心太脆弱,以至于他又想起了泰莎。
“我给你钱、给你庇护……我发誓你要什么我都会给,我给你堆得和你一样高的金子……我要把凯岩城掏空,我要卖掉姓氏……我给你你再活一千年也没见过的财富……”他在心里喃喃自语,感觉自己濒临崩溃。
“别走。”

评论(16)

热度(21)